您的位置:首页  »  教师妈妈的淫辱人生10

作者:神筆馬良 字数:6733 前文链接:

第十章家中耻辱的主妇(下)

上一章说到我和苏山两人一同去找妈妈。从第一次目睹妈妈被强奸以来的这 段经历使我的内心不断的受到冲击。我只能将所发生的事情简简单单的叙述出来, 有时可能显得支离破碎,但我不打算虚构任何情节来弥补这一缺陷。

和苏山走在一起,我总是莫名其妙地感觉到彆扭,惶惑不安。也许有一种本 能在暗中提醒我要提防他,而且我发觉她瞧不起我妈妈,无时无刻想要侮辱她。

所以我妈妈不仅害怕他,畏惧他,而且憎恨他。

我想既然妈妈是去买晚上的火锅材料,自然应该到附近的超市去找。可是过 了一个多小时,仍然没人发现妈妈半个影子。苏山已经开始不耐烦了,我也有些 焦急,最后仅剩下一家超市没人去找了。

这家超市虽然和我家的直线距离不是很远,但是在老旧的棚户区中,非常偏 僻,要绕很久才能找到,如果是平时根本不会去那里买东西。「这里真有超市?

你是不是记错了。」我们两个走在没有路灯的小路,苏山闻到附近公共厕所 的骚臭味,只好用手捂住鼻子,皱着眉头问我。

「恩,应该没有记错,我以前来了一次,这附近只有这一家超市没找了。」

我虽然不知道妈妈是否去了这家超市,但这附近的超市真的只剩这已经没有 去了,想了想就确定的点了点头。

「算了,先去看看再说,要是再找不到就先回去叫秦弘他们想办法。」苏山 只好无奈的跟着我,又走了一会终於找到了这家超市。大概是为了招揽顾客,超 市门口放着震耳欲聋的流行歌曲,旁边的墙上写着大大的「拆」字和「清仓」的 广告,看来不久这里就要拆了。

我先走进超市,里面并不是很大,我边寻找妈妈的身影边沿着货架向后走。

当我走到超市最里面的时候突然发现妈妈就在我前面,与我只隔着几个货架。 我看到她的侧影,我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好先完全忘记了来这里的目的。

妈妈的面对着货架,脚边放着装满商品的购物篮,她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不 住的互相摩擦,双眼呆呆的看着货架上的商品很长时间,却没有一点要购买的意 思。妈妈的悲哀,或者至少是我目睹的妈妈的悲哀,突然使我的心里极其敏感, 也许在我身上埋下了新的哀伤的种子。这种哀伤的使我知道我过早的早熟了。我 突然明白我不再是孩子了。

「妈妈,你在干什么呀?」我终於忍不住叫了一声,但当我喊完之后却发现 妈妈依然没有反应。

「你干什么呢,我们找你一个多小时了,你知道吗?」苏山听到我的喊声, 也寻着声音找了过来,「我他妈的叫你呢?没听见呀,聋了怎么的。」苏山很生 气,又提高声音对着妈妈喊着。

「你傻了呀?叫你没听到吗?」苏山气得走过去,看着对着货架发呆的妈妈, 突然从后面把她抱住,在耳边大吼了一声。

「啊,不是,你为什么来了?我在买东西,刚才没有听到。」妈妈突然发现 苏山就站在自己身后,脸上显得很是慌张。

「你聋了吗?没有听到?叫你买个东西这么长时间。」妈妈越解释,苏山就 越生气,一只手搂着妈妈,另一只手隔着妈妈穿的红色子裙,狠狠的掐了一把。

「啊,疼呀,你别这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我已经买完东西了,我马上 就回去。」妈妈按住苏山的胳膊,身体扭动着想从苏山的怀里挣脱出来去拿地上 的购物篮。

「什么别这样?老子摸你下屁股不行吗?」苏山用力抱着妈妈的身体,显得 更生气了。

「不,不是,我只是,只是怕让别人看到。」

「放屁,这哪有人看。老子摸你屁股你敢不让?」超市十分冷清,没有半个 个人,而且这里是超市的最后面,几个店员聚在收银台旁边懒散的聊着天,都没 有向这边看的意思。苏山看了一下收银台,确定不会有人过来,忽然从下面拉起 妈妈的裙子,露出妈妈被肉色丝袜和内裤紧紧包裹着的丰满的大屁股。

「不要,别在这里,会有人过来买东西。」妈妈急得抓住苏山的手用力向下 按,没想到这个反抗的举动却把他激怒了。苏山把妈妈的裙子掀到腰间塞进腰带 里面,然后用力的抓在妈妈肥大的屁股上面。

「嘿嘿,只有你这种大屁股的女人穿起丝袜才性感。」这话说的不错,妈妈 真的很适合穿丝袜,苏山说着又把另一只手也放了上去。

「你,你住手呀,买完东西回去再弄吧,这里人好多的。」妈妈扭动屁股躲 闪着苏山的淫手,没想到这样看起来更诱人。「很舒服吧,你的屁股接着扭呀。

这么好的屁股,你要是叫出声会有很多人过来欣赏的。」苏山隔着丝袜用手 指甲扣着妈妈两个圆滚滚的大屁股,两只眼睛的实现不住的在上面扫过。然后顶 着丝袜,把食指在两片屁股中间按了下去。妈妈的丝袜陷进了臀沟,然后又随着 苏山的手指弹回原状。

「哈哈,弹性不错呀。」苏山再次隔着丝袜把手指插进妈妈的臀沟里,妈妈 的臀沟本来就很深,丝袜已经绷得紧紧的,达到了弹力的极限,但是他的手指还 没有摸到妈妈的屁眼。

「啊,住手呀,会坏的。」还没等妈妈这句话说完,苏山的手指真的把妈妈 的丝袜捅了一个大窟窿。

「质量这么差,还不如不穿。」苏山又在那个窟窿里塞进了几个手指,然后 「擦」的一声把妈妈的丝袜整个撕开,一下子妈妈的屁股和我们的视线之间只隔 了一条白色的内裤。

「啊,你干什么呀,我要回去了。」妈妈吓得惊叫了一声,把裙子拉下去就 急忙往外跑,不想苏山眼疾手快的拉住妈妈的内裤和妈妈撕扯在一起。超市的音 乐声大概盖过了妈妈的声音,因为我没有发现有店员过来察看。

「急什么,东西还没买完,晚点回去怕什么。」妈妈转过身体,抓住苏山拽 着她内裤的手,拼命的用力拉扯。苏山另一只手也抓住了妈妈的内裤,两只手用 力向上拉,白色的内裤深深的陷进了妈妈的臀沟中。苏山继续用力,把妈妈的身 体从地上拉了起来。妈妈的身体失去平衡,也顾不得再和他抢内裤了,双手向前 撑在货架上。

「你不要这样,好疼呀。」妈妈的内裤被拉得紧紧的勒进嫩肉里,肥大的屁 股高高翘起。苏山腾出一只手抓在妈妈充满弹性的肥臀上不住的揉弄,然后又在 上面用力拍了两下,拍得屁股上的肉都在不停的抖动。

「哈哈,这么大的屁股,穿这么小的内裤,当然不舒服了。你觉得痛就脱掉 好了。」说着苏山不再把妈妈的内裤向上提,而是直接拉了下去,一直到脚踝为 止。

「你,你这个臭流氓,有人看到让我怎么办呀。」妈妈的下半身完全失去了 遮挡,气得开始骂他。苏山这时候却一点也不着急了,蹲下身体脸对着妈妈诱人 的大屁股,然后用手扒开妈妈的两片肥臀,仔细的欣赏里面的花蕾。

「你变态呀,不要看了,会过来人的。」妈妈怕被人发现,只好放低了声音。 把手伸到身后,想要挡住暴露着的美臀。苏山一把抓住妈妈的手,站起来把另一 只手伸到妈妈的身前,去抠弄妈妈的阴部。

「啊,快点住手呀,那边真的有人走过来了。」苏山靠着手上敏锐的触觉和 玩弄女人的经验,看也不看的就准确的把中指插进了妈妈的阴道,狠狠的用力抠 弄起来。

「哈哈,你要是怕被人发现就不要乱动,最好也不要叫出声来。」妈妈面色 桃红,又害怕的不断向四处张望。苏山见妈妈不再反抗,就放开了妈妈的双手, 用两只手去挖妈妈阴道深处的嫩肉。

「啊,不要呀。」妈妈不自觉的叫出声来,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差一点 失去平衡摔倒,幸好双手扶助了货架。就这样妈妈弯着腰趴在货架上,撅起肥厚 的阴户供苏山玩弄,很快就有淫水从阴道里滴落在地上。妈妈咬着双唇,强忍着 不叫出声来。苏山把手指抽出来的时候,妈妈大大分开的双腿中间的阴户上面已 经沾满了白色的液体,然后又不断的滴落下去。

大概是由於酷暑的原因,妈妈穿着的是那种开领很大的又轻又薄的衬衣,这 种袒胸露背的衣服比完全赤裸上身更能吸引男人。在衬衣的开胸处有一条松弛的 红色丝绒带子,上面挂着爸爸去年生日

时为她买的项坠,项坠里面是妈妈和爸爸 的合影。

「这么热的天,衣领应该再敞开点才对!」他说,一面扯掉衬衣上一颗钮扣, 「瞧,你这样不是更漂亮了。」他把妈妈的脸拉过去贴着他的脸,用粗壮的手臂 搂住妈妈的脖子,将手伸进那半开的衬衣里,笑着把妈妈的项坠扯下来,看了看 里面的照片扔在地上,然后手继续往下摸,妈妈猛然一挣,衬衣撕破了,脸色变 得通红。

「听话,不要乱动。」苏山接着解开妈妈衣服上剩下的釦子,两个肥嫩的大 奶子几乎要把乳罩撑开。苏山从后面搂住妈妈的身体,然后抓住妈妈那对巨大的 乳房。妈妈的身体向前倾,被苏山压在货架上,只好用双臂支撑着。

「求你了,不要在这里弄,我们先回去吧。」妈妈怕把货架弄倒所以不敢用 力挣扎,只好小声的哀求他。苏山不但没有停手,反而有意的再一次把妈妈的裙 子拉在腰间,把藉着那个被弄出来的那个大洞开始撕妈妈的丝袜。

「停下呀,求你了。」妈妈急得去抓苏山的手,身体没有手臂的支撑,被苏 山推倒,然后又被他的身体压在地上。妈妈夹紧双腿,按着已经千疮百孔的丝袜。 但是任妈妈怎么阻止,随着发出的「撕撕」声,丝袜还是被苏山撕成了一条一条 的,散落了一地。苏山又顺手从旁边的货架上拿了一根黄瓜对着妈妈的下体用力 插了进去。

「啊,不要,疼,疼呀。」黄瓜虽然很粗,但是妈妈的阴道已经被苏山弄的 非常湿润,竟然也轻易的插了进去。苏山用力把黄瓜插到底,随着速度的加快, 不断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妈妈疼得屁股和大腿上的肉不断的颤抖,淫水 又从阴道里迸溅出来。

「有本事你就叫呀,把人叫过来看看你这不要脸的娘们,他们的在超市用黄 瓜插自己的逼。」苏山一下子抽出了那根黄瓜,跟着妈妈的阴道里喷出了一股亮 晶晶的液体。妈妈无力的瘫坐在地上那滩淫水上,不停的小声抽泣,好像除了哭 之外无法表达她内心的痛苦。

「你还要干什么?快点还给我。」苏山把从妈妈腿上扒下来的内裤和地上破 碎的丝袜塞进了妈妈的包里。妈妈伸手去抢,不想身上的衣服和腰间的裙子又被 他抢过去一起放了进去。

「站起来,害羞什么。让人看你不是很爽吗。」妈妈的身上就剩下了一个乳 罩,只好蹲在地上,掩饰着自己的裸体。苏山说着从后面抱着妈妈的肩膀把妈妈 拉了起了。超市里虽然没什么人买东西,可是妈妈还是怕被人看到,又向里面挪 了挪,靠在货架的角落里。

「啊,疼呀。不要扣了。」妈妈本来一只手抱在胸前,另一只手挡着下体。

但是苏山双手隔着妈妈的乳罩按在妈妈的大奶子上手死死的扣住妈妈的大奶 头。

妈妈疼得叫了一声,用双手去保护双乳。苏山硬是解开了妈妈乳罩上的釦子, 然后把妈妈的乳罩拽了下来。也放进了包里。

他笑嘻嘻地瞧着妈妈的乳罩说,「赵红呀赵红,这么大的乳罩你竟然能买得 到。我要是有一头奶牛,一定给它起名叫赵红。」说着把妈妈的乳罩也和其他衣 物一起放进妈妈的包里。然后拿出烟,点着了,吸了几口,对准妈妈的大奶头按 了上去。

「啊,不要呀,真的好痛。」妈妈身上的衣服全都被苏山收了起来,整个身 体赤裸着暴露在超市这种公共场所。苏山用力拉开妈妈保护胸部的双臂,猛的抓 住妈妈的一个大奶子要用烟头去烫。还没等烟头贴上去,妈妈就疼的不停的叫起 来,但是又不敢发出很大的声音。妈妈痛苦的叫着,两个大奶子随着挣扎不停的 晃动。每当用手去保护乳头的时候都被他拉开,最后香烟并没有真的烧到妈妈就 掉在了地上。

「求你了,放开我吧,有人过来了。」苏山顺着妈妈的目光看过去,真的有 个中年男人顺着货架挑选着货物走了过来。不想苏山笑着把妈妈从角落里拉了出 来,把妈妈的身体扭向那个男人的方向。

「叫呀,你倒是叫呀。」苏山用力掐住妈妈的乳头,妈妈虽然疼得泪水从脸 上不住的流下来,但仍然忍着不叫出声来。那个男人离妈妈越来越近,却忽然转 了一个弯,走到了妈妈旁边货架的另一面。那个男人和赤身裸体的妈妈之间只隔 着一排货架,它能挡住视线,却挡不住声音,妈妈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

「啪啪,啪啪。」苏山见那个男人没有走过来,好像有点不甘心。为了吸引 他的注意力,就用手用力劈里啪啦的猛扇起妈妈的乳房来。妈妈的两个肥大的奶 子不停的挨着打。逐渐变得通红,妈妈痛苦的紧闭双眼忍耐着痛苦。

「唔唔,好疼呀。」虽然只隔了一层货架,但是那个男人似乎没有听到声音, 挑完商品慢慢离开了。妈妈的奶子大得单单是其中一个,苏山三个手掌都覆盖不 过来。上面已经被打得通红了,妈妈见那个男人走远了,也哭出来了声音。

「嘿嘿,我给你舔舔就不疼了。」苏山伸出舌头去舔妈妈被打得红红的肿大 的奶子,这样反而让妈妈感觉更疼。舔着舔着,妈妈的乳头慢慢的变硬了,涨了 起来。这时候又有顾客走了过来,妈妈一下子蹲在地上,向旁边退了几步,把身 体隐藏了起来,双手也保护着身体敏感的隐私部位。

「嘿嘿,有什么好怕的。」苏山不顾妈妈颤抖的身体,硬是把妈妈再次拉起 来,接着把妈妈的两个大奶子搭在货架上开始揉弄,又用力分开妈妈的双腿。妈 妈的身体被他压得紧紧贴在货架上,苏山把粗黑的鸡巴掏出来,从后面插进了妈 妈的阴道。

「睁开眼睛,给我精神点。」妈妈在超市被苏山强奸,绝望的紧紧闭上了眼 睛。身体也好像失去了力气,苏山见她像是要晕过去,就又「啪啪」的扇了妈妈 浑圆的奶子几巴掌。

「啊,疼,疼,停下呀。」妈妈被打得又睁开了眼睛,苏山加快了鸡巴抽插 的速度,妈妈的身体向前趴倒在货架上,苏山从后面拉着妈妈的双臂,小腹猛烈 的撞击在妈妈的屁股上。过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发出的「啪啪,啪啪」声逐渐变 慢了,又过了一会苏山射精了。当他放开妈妈的双手时,妈妈脱力的趴倒在地上, 突然淡黄色的尿水喷了出来。

妈妈失禁之后人也晕了过去,因为这种屈辱实在不是一个年轻少妇可以承受 的。妈妈的小肚子收缩着把剩余的尿水全都从下体挤了出来,苏山不顾妈妈已经 晕了过去,还要梅开二度。他把妈妈从地上抱起了,然后让妈妈的身体靠在货架 上,拉起一条腿,把粗黑的鸡巴塞进妈妈已经失去知觉的身体里。

苏山兴奋的松开的妈妈的身体,靠着货架滑坐在地上,苏苏插在妈妈阴道里 的鸡巴也脱了出来。精液也同时喷了出来,粘粘的乳白色液体全都射到了妈妈的 身上。

苏山发泄完之后,看着昏倒在地上的妈妈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提起已经装满 商品的购物篮,拿着塞满妈妈衣物的挎包去收银台付款了,把赤身裸体的妈妈一 个人留在了超市的地上。我虽然想把妈妈叫起来,但又找不到遮挡妈妈身体的衣 服。

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超市的经历走过来发现了躺在地上的妈妈。这个超 市经理住的离我家不远,好像认识妈妈。那个经理见其他店员没有发现,就把妈 妈抱起了偷偷摸摸的走进了超市的库房。

我悄悄的跟在经理的后面,见到他把妈妈抱到了超市的仓库,然后放在一个 地上铺着的硬纸上脱下自己的裤子,扑到妈妈身上开始对妈妈进行侵犯。我精神 恍惚,彷彿在做梦,眼前又出现了妈妈被强奸的景象,我看到那个超市的经历在 笑,这笑本身彷彿就代表着对妈妈的伤害,代表着对妈妈的侮辱,彷彿在可憎地 显示罪恶。

妈妈虽然很漂亮,但吸引他们的是一种与单纯的美貌不相干的魅力,与妈妈 相比,其他女人的美貌显得肤浅,头一眼就能被人们一览无余。妈妈招架不住阴 谋诡计,面对邪恶更是无计可施,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定会被逼得走投无路。

我在无意之中又成为了偷窥者,我想走开,或者至少做个什么动作表示我在 这里,可是能做什么呢?咳嗽?叫喊说,「我在这儿,放开我妈妈。」我保持了 缄默,不是由於害怕,而是出於无奈和羞涩。超市经理在妈妈的身上发泄了三次 才意犹未尽的穿好衣服。

傍晚到了,天已经黑了下来,妈妈才醒了过来。他发现坐在旁边的经理有点 惊讶,但是经理对妈妈说了什么,又找了件超市里卖的衣服给妈妈穿上。妈妈逃 走了,一直奔到旁边的厕所。打开水龙头,擦呀洗呀,擦洗脸颊,脖子,所以被 那些男人碰过的地方。

看到这里我的精神已十分紧张,所以不再继续看下去,我就逃走了,逃回了 家。秦弘和苏海已经来了,他们坐在餐桌前面准备着火锅。「哈哈,你是怎么回 来的,有没有被人看到呀。」妈妈一进门,苏山就问妈妈。「没,没被人发现, 超市经理看到我给我找了些衣服。」妈妈恨恨的看了苏山一眼,说完低下头默默 的走了进来。

「哈哈,在超市脱得光光的,没上报纸就不错了。」苏山说完继续喝啤酒吃 火锅,不再管妈妈。「过来一起吃点吧,这火锅味道真不错。」秦弘叫妈妈一起 去吃火锅。「不,不了,我有点不舒服。」说完默默走进了房间,妈妈看上去那 么年轻,好像他们的大姐姐。

我回房睡了一会想上厕所,走进客厅,他们还在喝着酒。我刚打开们,秦弘 叫住了我,「跑什么跑?我叫你害怕了?」他好像喝醉了,我的心怦怦直跳。我 走过去,鼓起勇气微笑了一下。他用一只手捏着我的手,另一只手抚摸我的脸。

「小子过来,真听话。去,去车里再拿点啤酒过来。」我拿着秦弘给的钥匙, 走到车里拿啤酒,忽然看到旁边还有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些录像带。录像带上 写着「淫荡教师赵红的表演」,我想到这些一定是他们给妈妈拍的录像带。不能 再让这些东西留在他们手里了,想到这里我偷偷的把这些录像带藏在信箱里,什 么事没有一样把啤酒交给秦弘,直到他们都喝醉了才去把信箱里的录像带取回来, 藏到我的房间中。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