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住我楼下的美艳少妇】(01-03)作者:abc641282027


                第一章

  张艳艳是个漂亮而性感的少妇,一张姣好的容颜上是精致的五官,柳眉樱唇,玉脖细长,身材高挑婀娜,胸前总是鼓鼓的,像是随时都会把衣服给撑破一样,一双大长腿搭配上高跟鞋,难免不会让人误以为她是个模特。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才十二三岁。她和她丈夫租了我们家在老城那套房子的一二楼,开了一家商店,生意一直都做的红红火火。这其实和张艳艳的姿色是有着极大关系的。但很多年里,那些觊觎张艳艳美色的男人们都只能敬而远之。因为她丈夫柳峥是个十分小心眼的人,一天除了盯着他的媳妇外,就没干过别的事情。

  我自从第一次见过张艳艳后,就被她的姿色吸引了,但一直都只能在心里幻想。在青春期的那些日子里,时常在晚上想的辗转难眠,完全把张艳艳当成了性幻想对象。就像《西西里美丽传说》里的那个男主角一样,把一切能够幻想的故事和情节完全构想了一遍。长大一些后,看过了一些黄片,从里面学了打手枪。
  那以后便一边幻想着张艳艳,一边浪费着自己的精华。这可耻的行为一直持续到了我十七岁那年。

  我每天能见到张艳艳的唯一途径,就是去她店里买东西。为了能够多见她几面,我总是把一次性能够买了的东西分成许多次。

  这天,我又下楼去买东西。见张艳艳坐在柜台里,神色有些难得欢喜。
  我见她丈夫没有在店里,就问道:「艳姨,今天遇上什么好事了啊,这么开心。」

  张艳艳愣了片刻,微微一笑:「没有呀,你要买什么?」

  「拿包烟。」我长期抽一个牌子。

  张艳艳弯身给我拿烟的时候,我赶紧探头往前,想从她的领口处窥见一点她里面的春光。但除了失望,也就没别的了。张艳艳一直都穿的很保守,想窥看到一点她的隐私部位,简直是异想天开。

  「给你。」张艳艳把烟递给我,柔荑撩了一下垂落下来的发丝。

  给了钱,我又问道:「艳姨,你们家峥叔又去拿货了啊?」

  「他呀。」张艳艳说:「出远门去了,近两年生意越来越差了。他表哥在新疆挖玉石,赚了大钱,这次过去,就把他也带走了。」

  「那什么时候回来啊?」一听他出远门了,我心里乐的跟什么似得。以后可就有更多的机会跟张艳艳接触了。

  「下半年吧。」张艳艳说:「下大雪之前应该回来。」

  我点上了一根,咬在嘴里了说:「艳姨,这峥叔不在家了。每次进货,或者家里有什么重活,你尽管找我啊。」

  「那多不好意思啊。」张艳艳一直都是微笑着,丝毫没有因为丈夫的远行而难过。

  我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租我家房子好多年了,我们相处的这么好,跟一家人似得。往后你尽管把我当成家里人使就是了。」

  「那行,只要你不怕累,我家里有的是事情可做。」张艳艳答应说。

  反正柳峥不在家了,我不必像以往那样买了东西就走人,我站在柜台外面跟张艳艳聊了许久,后来有几个妇女一块来买东西时,我才起身上楼。

  回到家,我就开始盘算以后要怎么才能跟张艳艳多接触,拉近距离,以期实现我对她多年的性幻想。就在我幻想的沉醉入迷之际,手机响了。我不情愿的抓过手机,一看是张艳艳的号码,就立马接通了。

  「友臣,在玩游戏吗,有空的话下来帮我搬下东西。」张艳艳在电话里说。
  「有有有……」我一边开心的答应着,一边穿上拖鞋往楼下跑。

  张艳艳站在店门口,指着一百米开完的路口说:「送货的来了,有几个大包,你帮我抬过来吧。」

  我拍着胸脯答应:「艳姨,全包在我身上了。」

  我挑了个最大的箱子,努力了几把,都没抬起来。

  送货的司机笑话说:「小伙子,这么大箱烟,你拿得动才怪。」

  「友臣,我们两个一起抬吧。」张艳艳这时走了过来,对我说。

  我伸手挡住:「艳姨,你哪能做这么重的活呢,你回店里等着去,我一根烟的功夫就把货全部给你搬到店里去。」

  「你能行吗?」张艳艳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说到做到。」我把张艳艳往回推。

  张艳艳退后几步,跟我保持了一点距离,小声的说:「那麻烦你了,我回去了啊。」

  她这细微的动作和变化,我完全察觉到了缘由。因为柳峥的小气脾性,张艳艳一直对任何男人都保持安全间距。我这个本来没有任何问题的举动,在她看来或许已经越过了她心中的界限。

  心里虽然有点小失落,但是坏心思一点都没萎缩。我盯着张艳艳的婀娜背影,看着她每走一步,小臀部就一扭一扭的,裤裆里立马撑起了帐篷。脑子里出现的景象和眼睛里看到的完全是两回事了。在我的脑子里她的裤子不见了,只有两片紧绷而富有弹性的臀瓣,明显的臀缝漏出来一点阴部的真容,还有几根调皮的阴毛跑了出来。这个时候,我的举动应该是立马冲上去,搂着她的纤腰,将阳根从她的臀部中捅进去,享受她美妙的身体。

  「小伙子,你到底搬不搬啊,不然我们可要去下家了。」送货司机大声喊道。

  我从意淫中回过神,白了他一眼。走过去给他找了一根烟,让他等一会儿,我跑去附近的广场叫了两个做苦力师傅的过来。他们有的是力气,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把所有的货物搬进了店里。

  「师傅,一共多少钱?」张艳艳问道。

  「他给过了。」一个师傅指了下我,就和另一个师傅离开了。

  张艳艳拿了一包好烟,拍在柜台上:「原来你就是这么帮我的啊,我就不补你钱了,这个送给你抽。」

  「不要。」我摇头:「我要是收了,以后你该不敢找我帮忙了。」

  张艳艳想了一下,把烟收回去说:「那要不晚上在我家吃饭,你一个人住在这边,难得好好吃上一顿饭吧。」

  「这个感谢我收下了。」我满意的笑着答应。

  我在张艳艳的店里赖了一会儿,时间差不多后,她就关了店门,我们一起上二楼。进了他们家门。我东张西望的看了一圈,他们住进来这些年,我进来的次数才不过两三次。

  我故意的说:「艳姨,进你们家门可真不容易啊。」

  张艳艳笑道:「以后你可以经常来玩呀。」

  「这可是你说的哦。」我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张艳艳点头:「现在家里是我做主了,随时欢迎你来玩。」

  「好嘞。」我满口答应。心里想着期盼了多年,总算见到一缕阳光了。
  张艳艳去厨房做饭后,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玩手机,弹烟灰的时候看到了她放在桌子上的钥匙。心里灵机一动,我抓起桌子上的钥匙,对厨房里说自己要回屋一趟就跑了出去。离我们住的地方不远处有个配钥匙的小摊。我把张艳艳家的所有钥匙都配了一遍。

  气喘吁吁的跑回张艳艳家,见她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心里才落了石头。在张艳艳家吃过晚饭后,我就回了家里。因为我需要靠打游戏挣生活费,另外我也不想让张艳艳这么快看透了我对她有坏心思。每一步我都得走的小心翼翼,搞不好就会白忙活一场。

  第二天上午,我跑到张艳艳店里买了一根棒棒糖,回头就拿着配制的钥匙打开了她的家门。我把所有的房间查看了个遍,但是一样东西都没敢碰,自然也没有什么惊喜的发现。如是半月,每天我都会悄悄的往张艳艳家里跑一趟。

  一天我去她店里买东西的时候,惊愕的发现张艳艳的衣着和以往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她穿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还是那种外面罩了一层镂空蕾丝的款式,长发披肩,领口处隐隐还能看到一点乳沟的痕迹,修长的大长腿露了大半截在外面。以前都只见过她穿那种从脖子过到脚踝的大长裙,哪像今天这么性感过啊。
  「看傻了啊,那么瞪着眼睛看我,我又不是怪物。」张艳艳伸手作势要打我。

  我收回目光,难以欢畅心情的赞许说:「艳姨,你今天穿的太漂亮了。」
  「哟,只是穿的漂亮啊?」张艳艳娇嗔的问。

  我改口说:「不是,是你人长的漂亮,然后才是衣服漂亮。」

  「这还差不多。」张艳艳满意了说:「天气不是热了么,新去买了几件衣服。」

  「应该的,像你长的这么漂亮,就是应该穿这么好看的衣服才般配。」我由衷的夸赞。

  「嘻嘻,今天好多人都这么说呢。」张艳艳开心的说:「也就是他不在家,要是在的话,估计我这件连衣裙就买不回来了。」

  张艳艳在衣着上换了风格,我自然想多看她一会儿,就赖在店里跟她聊天。
  可没多大一会儿,几个先后来店里买东西的男人,都像我一样买完了东西还赖着不走。我心里气的要死,却想不出办法来把他们赶走。为了监督他们,我一直呆到了中午。张艳艳估计也是不耐烦了,找借口自己要出去,把那些人赶走了。我看着他们都走了,才转身往楼上走。

  「友臣,你走什么。到家里吃饭去。」张艳艳追到楼梯口喊道。

  张艳艳在厨房里做饭,我照旧坐在客厅里玩手机。

  「友臣,你不上学好几年了,怎么家里不也不着急给你找个女朋友啊?」张艳艳在厨房里问。

  「我还小,不着急那事。」我这个年纪,结婚是早了点,但是谈恋爱正合适。可我满脑子里装的都是张艳艳,哪里有心思去招惹那些小轻姑娘啊。

  「那你自己也不想啊?」张艳艳又问。

  我故意的说:「要是能遇上像艳姐你这么漂亮的女孩,我就想找了。」
  「去你的吧,我能有多漂亮。」张艳艳嗔怪道。

  我放下手机,走到厨房门口说:「要是连艳姨你都不漂亮,我们这一片就没有漂亮的女人了。」

  「讨厌,我都三十多岁的女人了,你还来拿我打趣啊。」张艳艳从水龙头里接了一点水,朝我撒过来。

  我躲开,认真的说:「艳姨,我说的是真的。」

  张艳艳迟疑了一下,看着我也挺认真的说:「那我给你做老婆好不好呀?」
  「好啊,好啊。」我连口答应,心里都当真了。

  「讨厌鬼,一边玩去。」张艳艳走过来打了我两下,就把我往外边退。
  为了沾点她的便宜,我故意跟她推搡了两下。她藕臂和玉手上的肌肤光滑细腻,就碰到了那么两下,却起了生理反应。我怕她看出来,就跑回到沙发上卷缩起来。

  生理反应消退下去后,我赶紧跑到后面阳台透气。却看见阳台上挂了不少张艳艳的内衣内裤,而且还都是比较性感的那种,尤其是几个胸罩,都大的吓人,能给小孩子当帽子戴了。我脑子里不禁浮现起了张艳艳只穿着内衣裤的样子来了。想着她的那一对巨乳,真恨不得跑过去将她按在橱柜上干了。

  「友臣,准备吃饭了哦。」

  「来了。」我丢了手里只剩下烟屁股的烟头,回到了客厅。心里盘算着下午可得悄悄来好好瞧瞧她的那些性感内衣裤。

  吃饭的时候,我只要一猫到空档就盯着她的身上看,她偶尔俯身的时候,还真让我窥看到了她胸口处的一点春光,雪白的一片中间有一条深不可测的细缝。
  让人有片刻的窒息感。其实每次窥看,我都是悬着心的,生怕让她发现了我的小伎俩,但张艳艳表现的一点警觉都没有。

  吃过饭后,张艳艳继续去看店,我回到家接着打游戏,但是一直都心神不宁的,因为我担心上午那些守在张艳艳店里的男人,下午又会聚集起来。工作室那边催的急,我一直玩游戏玩到了半晚,原本打算去张艳艳家好好瞧瞧她内衣裤的事也捞下了。晚上睡的格外不安宁,满脑子想的都是张艳艳。

  早上起了个大清早,去张艳艳店里走了一趟后,回头就钻进了她家里。跑到阳台上一看,她晒的那些内衣裤还挂在上面。我把它们全部都取了下来。一件件的把玩。张艳艳因为胸部大,所以胸罩都是很薄的那种,有两件甚至是近乎透明的,一件镶着蕾丝花边,一件是镂空的。内裤也都是性感至极,一件裆部那块竟然是开档的,一件臀部上只有几根细线,一件除了裆部处全部是透明的。这些性感内衣裤看的我裤裆里都硬的扛不住了。特别想拿她的内衣裤做个发泄,可又担心留下污点,被她发现了。纠结了一会儿只能强行把欲望给憋了回去。

  心神宁静一些后,我又打开了张艳艳房间的门,被子上丢放了一件睡裙,也是镂空透明的,这一定是张艳艳昨晚穿过的,我捧在手里嗅了好一会儿,上面都还有她淡雅的体香。

  接着我又看到了梳妆台上有一本笔记本。我打开来看,上面写的第一句话就把我吓到了。上面写着:「柳峥你这个王八蛋,我恨死你了」

  在日记里面,张艳艳写她之所以怨恨柳峥,是因为他们结婚后,柳峥在那是上不行,基本上都是分分钟完事,因为自己的无能,柳峥像盯贼一样的照看着张艳艳,只要她穿的稍微好看点,或是跟其他男人多说几句话,在柳峥眼里都会变成张艳艳对他们感情的不忠贞,久而久之,心里也发生了扭曲,还会性虐待张艳艳。张艳艳娘家已经没人了,所以她没能和柳峥离婚。

  柳峥走的那一天,她在日记里写了一大篇的发泄。她写道:「现在他走了,最好永远不要回来了才好。从今天开始,我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我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我知道很多男人都想打我的注意,现在他们机会来了,就看他们谁的胆子大了,我一定要把我的美好身体奉献给一个能让我成为真正女人的男人。」

  在这篇文章后面,她好列举了好些人的名字,我的名字竟然也赫然在列。她写的那些人我都认识,基本都是住在我们这一片,经常照顾她店里生意的人。但是接着她又对这些做了个分析。她认为马大壮太老了,丁庆明太胖了,孙军太丑了,罗阳太瘦,估计身体也不怎么样,马文涛虽然长得帅气,但是太过花心了,她不想自己成为一个男人的玩物。

  写到我的时候,她写到:「这个小房东其实还不错,可就是有点傻。但他肯定是对我有意思的。但我总不能主动去勾引他吧,可看她那个样子,是不敢太主动的。或许我可以给他一点暗示。要是他还是不敢的话,我就只好把机会给别人了。」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在她房间里疯癫了一阵。乐完了后又坐回去继续看张艳艳的日记。后面的几篇日记里她写到,她从网上买了好多新的内衣内裤,还有情趣丝袜,这些都是她准备给将要和她过性福生活的那个人看的。日记越到后面,她就写的越露骨放荡。

  张艳艳在一篇里写道:「我的欲望被压抑的太久了,我现在一定要好好的发泄。我要在我房间的床上,客厅的沙发上,阳台上,甚至是野外,跟我的新男人做性福的事情……可他到底要多久才会出现,享有我的身体呢,我都等不及了,所以只能每晚用自慰来解决……」

  看完了张艳艳的日记后,往窗外一望,天色已经泛黑了。吓的我赶紧从她家里逃走。

  想着自己的美梦很快就要成真了,我在家里又癫疯了一阵,冷静下来后,我盘算着一定要用合情合理的方式把张艳艳搞到手,贸然和她捅破窗户纸的话,虽然成功的几率很大,但是转变太大了,两个人恐怕都会有点不适应。另外一个,张艳艳只是把我列为了可能的对象之一,我得让她对我产生感情才好。有了感情基础,以后她就可以只属于我一个人所有了。


                第二章

  敲定了主意,我边开始谋划方法。第二天去张艳艳店里买东西的时候,我顺便问起了她有没有QQ号的事。

  张艳艳笑意神秘的说:「怎么,你想加我啊?」

  我点点头。

  张艳艳说:「用得着吗,我们住在一起的,你有什么事,什么话,尽管跟我当面说好了。」

  见她不给,我也就不再要了。回头照旧到她家里转悠了一圈,晒在阳台上的内衣裤已经收起来了。她的日记又更新了一段。写的竟然是她自慰的细节。我就看着她的这一段日记,自己解决了一次。完事后就回了家。

  晚上几个同城玩游戏的约我一起出去吃饭,吃完回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经过二楼的时候,特别想进去看一看。喝了点酒,胆子壮了,我毫不犹豫的打开了张艳艳家的房门,里面黑灯瞎火的,看来她已经睡了。

  正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去她房间看一看她的时候,她房间里传出了细碎的声响。吓的我就准备逃离。正要关上她家房门时,我好像听到有男人的声音在喊艳艳。

  我凝神听了一会儿,里面又喊了一声。怒火一下就冲了上来。我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间门口,还真看见一个人影在床边移动着。

  我按开了客厅的灯,大喊一声小偷就冲进房间里,朝那个黑影踹了上去。他吃痛的叫唤一声,倒在了地上。张艳艳惊吓的坐了起来。我朝那人又踹了两脚。
  他闷不吭声,几次想攒头逃跑都被我给堵住了。

  我上去把他按倒在地,又打了几拳。

  张艳艳打开了房间的灯,制止说:「别打了。」

  我停了手,那人抱着脑袋埋着头。我气不打一处来的说:「孙军别当乌龟了,抬起头来。」

  孙军慢腾腾的抬起头,一脸羞愧的看着我。

  「你们两个怎么在我家啊,大半晚上的。」张艳艳惊恐的问。

  「我……我……」孙军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理直气壮的说:「我出去吃饭才回来,经过二楼的时候发现你房门没锁,就想进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哪成想遇上孙军这个王八蛋准备欺负你。」

  「孙军……你……」张艳艳气的说不出来话了:「你快滚,我永远都不想见到你了。」

  孙军抱着头就窜出去了。我气不过的说:「艳姐,就这么放过他了?」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难倒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孙军半夜跑进我家,想欺负我吗?那以后我还怎么抬头做人啊。」张艳艳犯难的说。

  「那就放过他吧。」打也打了,张艳艳也没被他欺负,我心里也没什么可气的了。我在床上坐下,跟她保证说:「艳姨,你放心吧,往后我就保护你,一定不会让你被任何人欺负。」

  张艳艳微笑着点头,用脚踢了我一下:「快去把外边门关上,要是让人看见我们两个这样,肯定会误会的。」

  我出去关上了门,回家接着坐在床上。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天。

  「友臣,你还不回去,难道还想在我家里睡觉啊?」张艳艳有点犯困了。
  「我这就走。」

  「诶……」

  我闻声回头,看见张艳艳坐起身来了,被子也落了下去,身上穿的正是昨天我看见的那件镂空透明的睡裙,一对大胸突显出来,隐隐能看见两颗红色的樱桃。

  我不由得咽了下口水。

  「哎呀,你盯着我看什么,快回去。」张艳艳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着说的。
  回到家后,我又狂喜了一阵,虽然没能一睹她那对巨乳的真容,但也算看了个七成,已经是很大进步了。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睡不着,思来想去,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不去表现表现呢。于是我拿了纸壳和被子,到张艳艳家门口,打上地铺就睡下了。

  熟睡中做了一个梦,张艳艳早上打开门后,踢了我一脚。醒来后,我就看到张艳艳的身影出现在了我视线里,那对大胸几乎要把她的脸给挡住了。

  我坐起身来把自己做的梦给她听了:「艳姨,我还以为是做梦呢,没想到你还真踢了我一脚。」

  「你怎么睡在这儿啊?」张艳艳蹲下身来问道。

  我说:「这还不是为了你么,我怕再有别的人打你注意,就在这里守着了。」

  「当我的护花使者啊。」张艳艳捂嘴笑道。

  一边收拾地铺,一边回答说:「只要你看得上,我就给你当。」

  「讨厌。」张艳艳娇嗔说:「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去做早餐给你吃啊。」

  上午我家在理补了一个觉,下午接着打游戏。

  傍晚时,张艳艳发来短信让我下去吃饭。

  吃饭的时候,她说:「友臣,今晚你不会还睡我门外吧?」

  「当然了,我绝对不能让那些觊觎你的人有机可乘。」我信誓旦旦的说。
  张艳艳定定的看了我几秒钟,然后说:「艳姨谢谢你。但是今晚就别再外面睡了,容易感冒。要不你睡我家客厅吧。」

  「行。」我立马答应。这完全是步步为营的手段啊。

  我和张艳艳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她去洗澡的时候,让我回家去拿睡衣一会儿好洗澡。我立马照办。

  坐在客厅里,听着洗手间里传出来的哗哗流水声,心里怪痒痒的,但我心里很明白,照着这样的速度,要不了几天,我就可以拥有张艳艳了。

  张艳艳洗完澡出来,穿着一件露肩低胸睡裙,裙摆刚刚好把臀部遮住。大胸,小翘臀,大长腿,一目了然,真是性感的不能再性感了,我感觉自己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张艳艳一副泰然的神情,对我说:「换你去洗澡了。」

  我恋恋不舍的收回放在她身上的目光,进了洗手间,发现她把性感的内衣裤都挂在里面,我再按耐不住,用它们解决了一次。完事后就赶紧放了回去。却有一种奇特的满足感。我回到客厅时,张艳艳已经不在了。

  她房间里的灯还亮着,估计在写日记。我就没去打扰。在沙发上睡了一个安稳觉。

  早上还是照旧,回家一趟后我就又跑到她房间,偷看她的日记。

  张艳艳在日记里写到,要不是那晚我及时赶到,她估计就会被孙军那个丑八怪给欺负了。我后半夜睡在她家门口,让她很是感动,决定暂时只把占有她的机会给我一个人。

  但后面又骂了我傻。她写到:「我都暗示的这么明显,这个傻小子竟然还不明白,害的我自己来解决需求。我穿着那么性感的睡裙,他眼睛都看的直了,我知道这个傻小子心里也巴不得马上就占有了我的身体呢,可他为什么就是不敢呢?难倒还要我把自己脱的光光的塞进他怀里吗?」

  看完后,我合上日记。在她房间里坐了好一会儿,现在看来时机完全成熟了,看来是捅破窗户纸的时候了。于是我坐了一个大胆而很有意思的举动。
  我在她最后一篇日记后面写道:对不起,我偷看了你的日记。但是我保证,我会帮你实现你在日记里写的所有美好生活。

  这天,一直到晚上,我才去了张艳艳家。她看到我后,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我也跟她一起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她洗澡后穿着的睡裙,更是让我抓狂,黑色的睡裙,后背光光的,只有几根细线连接着让睡裙不会从身上掉落,只能刚刚遮住了臀部。前面还是深V款,边缘有一圈蕾丝,深深的乳沟完全露了出来,一对巨乳都能看到一半了,两颗乳头也明显的突显了出来,那一刻我几乎都呼吸不过来了。

  但张艳艳从我面前一闪而过,进房间里去了。我洗澡的时候见她的性感内衣裤依然挂在里面,但想着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我就忍住了没去动它们。
  我睡在客厅沙发上,见张艳艳房间的灯灭了,又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我就蹑手蹑脚的推开了她的房门。窗外月色很好,房间里的陈设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张艳艳躺在床上,单薄的被子完全被丢在了一边。我心绪澎湃的呼吸都急促了。

  我蹲到床边,把手放在张艳艳的小腿上,轻轻的抚摸,细腻光滑的手感让我舍不得拿开。张艳艳丝毫没有反应,我就渐渐的摸到了她的大腿上。这时张艳艳翻了个身,我并没有躲避,反正现在大家都心照不宣了。张艳艳翻身后把一双大长腿分开了,显然她是在装睡,不然不会这么恰到好处的配合着我的动作。我顺着路子就把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之间,碰触到阴部的时候,发现她穿了内裤,但是能明显的感觉到里面软软的肉,我手在她内裤裆部处磨蹭了没两下,就黏糊糊的了。我拿出手,继续往上,越过张艳艳纤细的腰肢,直达她饱满的大胸。

  我隔着睡裙揉了两把,又软又滑,弹性也不错,再也忍耐不了慢慢的品味了,拉开她的睡裙领口,在她的大胸上亲了几口,含住乳头吮吸。另一只大胸也抓在手里揉捏。张艳艳嗯咛了两声,别无反应。

  两个奶头我都吮吸过后,扛不住裤裆里阳根的抗议,站起身来开始解皮带。
  就在这时候,张艳艳坐了起来,也不开灯,就另一边下床,嘴里迷糊的说:「我得去上个厕所。」

  她走出房间去后,我愣在那儿傻眼了。她这是什么意思啊?是在逗我玩儿吗?还是说在我亲昵她的过程中她一直没醒?

  迷糊了一阵,我只好回到客厅沙发上。等张艳艳回到房间,我再去开她房门时,却被从里面反锁了。

  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难倒是她反悔了?情况的急转变化,害的我整个晚上都睡不着。要是张艳艳不肯让我碰她了,那我岂不是一辈子都要抱揣着遗憾,我可是想了她好几年了呢,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了,要是功亏一篑的话,我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发疯。

  第二天上午,我也顾不得补觉了,赶紧跑回去到张艳艳家查看她的日记。张艳艳在我写的那句话后面写着:「坏小子,你讨厌。既然你都看了我的日记了,我对你就没有秘密可言了,接下来该做什么,不用我教你了吧,不许让我失望知不知道。」写到这里,空了两行后,她又写到:「坏小子,对不起。本来昨晚我是想让你欺负我一下的,但我觉得用这种方式不好,我不喜欢。我希望我们光明正大的做,今晚重新开始吧,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哦。」这一段,应该是张艳艳今天早上补写的。

  看完后,我出了一口大气,之前的担忧多虑都是空想了。

  这一天我再也没有心思继续打游戏了,磨蹭到下午,还是忍不住的去了张艳艳的店里,她还是那么的自然,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一些觊觎着她的男人,还是照旧过来在店里赖一会儿。张艳艳的心已经在我这儿了,我也就没之前那么介意他们的不要脸了。

  晚上又有朋友喊我出去吃饭,本来不想去的,但人家仗义,几个人亲自到家门口来接我,我只要去了。

  心里揣着事,但他们吃完饭后,又吵着去唱歌,我被他们硬拽着去,有个家伙最近挣了不少钱,还阔气的给我们一人叫了一个陪酒小姐。我见时间不早了,就装肚子痛,好说歹说才让我回家。

  到家,我就直接去开张艳艳的房门,她穿着昨晚那件睡衣,坐在客厅沙发上接电话。她看见我后,警惕的做了个嘘的手势。我坐到旁边点了烟,听他们说了几句话,才知道是柳峥打来的。两个人聊了一个多小时才挂掉。

  张艳艳丢开电话,看着我,挺无奈的说:「你知道他都跟我说了些什么吗?」

  我摇头。

  张艳艳说:「他警告我在家要听话,说要是哪个男人敢对我有企图的话,就告诉他,等他回来了,就好好的收拾那人。他还说自己这次过去,没准能赚个几十上百万的回来。」

  「这么挣钱啊?」我惊讶的问。

  张艳艳点头,但是语气不屑的说:「不过能不能回来还是另一回事呢,他们这次去了二十五个人,都已经死了一个,失踪一个了。」

  我心想着,张艳艳估计是希望柳峥也失踪在那儿,甚至是干脆死那儿得了。但她们的事我没必要去掺和,起身去洗手间洗澡了。

  出来张艳艳又不在了,不过房间门开着,我走进去见她躺在床上。玉体陈横,风情无限。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后脑勺。

  张艳艳大方的朝我勾了下手指:「把门反锁了,到床上来。」

  我照她的话做了,我在她旁边躺下,张艳艳拉住我的手说:「友臣,你自然点好不好,不然我也会紧张的。」

  我看着她,点点头。

  张艳艳依偎过来,我顺势将她搂在怀里,手也放在了她的大胸上。

  张艳艳嘻嘻一笑:「这就对了呀。友臣,你跟女人睡过觉吗?」

  我摇头:「我你还不知道啊,天天家里宅,上哪跟女人去睡呀。现在我们都这样了,我就告诉你实话吧,其实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这些年,我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性幻想对象,经常晚上想你想的都睡不着觉。
  我还幻想过在你店里直接把你给干了,还幻想你丈夫在客厅里,我在你们房间里干你。「

  「坏小子,你想象力还真好。」张艳艳看着我,暧昧的说:「不过现在你的那些幻想就都可以实现了哦。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你那么小的时候,就对我动歪心思了,不过现在也不迟啊,只要我们家那个没回来之前,你就可以尽情的拥有我。」

  我激动的紧抱住张艳艳,她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小声的说:「友臣,想不想好好看看你幻想了好多年的女人的身体?」

  「当然想了,艳姨,我爱死你了。」我激动的说,在她脸颊上猛亲了几口。
  张艳艳推开我:「你不要猴急嘛,我们慢慢来,你想要的一切都会得到的。」

  我放开张艳艳,她和我对立而坐,她捂住自己的大胸:「你知道我的胸有多大吗?」

  我不确定的猜测说:「最小是D吧,E也有可能。」

  「猜对了,我的胸就是E罩杯的,在女人当中可几乎是最大的型号了哦,比我还大的也有,不过再大了反倒不怎么好看了。你摸摸看啊。」

  我伸手去摸她的大胸,一只手根本就捏不下,得用两只手捧着。张艳艳的胸部根基很宽大,所以完全是挺拔起来的。我揉捏了一会儿,张艳艳主动的把肩带脱掉,让自己的大胸完全呈现在我眼前,大胸上的两颗乳头是粉红色的,如同少女般。

  摸着不够尽兴,我又埋头去亲咬,吮吸乳头。

  张艳艳抱着我的头,嘴里轻微的嗯哼着:「嗯……友臣,你吸的艳姨好舒服哦……来,吸吸艳姨的另一个乳头。」

  我把她的两只大奶捧到一起,两个奶头换着吮吸。张艳艳不时的发生一声嗯哼的呻吟。

  「好了,先别吸了。」一会儿后,张艳艳推开我说:「艳姨把自己的下面给你看看吧,那里可是女人最重要的部位哦。」

  我点点头。

  张艳艳脱掉内裤,分开自己的大长腿,柔荑放在阴部上说:「仔细看看艳姨的下面漂不漂亮。」

  我趴在床上,脸冲着张艳艳的阴部。上面有一丛阴毛,阴唇很肥厚,像是一只大贝壳,中间一条细缝里还有一张不太明显的小嘴。

  张艳艳抬起双腿,合拢了阴部说:「这是艳姐的大阴唇,看的明白吧。」
  我回应后,张艳艳有分开腿,用柔荑掰开大阴唇,露出里面的小嘴说:「看到里面的两片肉瓣没有,就是像嘴唇的那个,这是小阴唇,小阴唇都是被大阴唇藏在里面的,但有些女人的小阴唇是露出来的,但那样的阴部不好,阴道里面不够紧。

  你看艳姐的阴部,大阴唇那么饱满,完全把小阴唇藏在了里面,小阴唇也紧紧的闭合在一起,这样的阴部里面的阴道才会紧呢。「接着,张艳艳把小阴唇分开:」小阴唇里面有两个小洞,你看到没有,上面那个小的是尿道,下面就是阴道了,男人和女人做爱,男根就是从这里插进女人身体里去的。「

  我伸手碰了一下,在上面抹了一点分泌出来的粘液给她看:「艳姨,你下面有水了。」

  张艳艳娇笑:「讨厌,艳姐下面的水可多了,洗澡的时候就流了,你上床后我一想到马上就要被你的男根干下面了,阴道就有开始流水了。」

  欣赏完了她的漂亮阴部,我有点口干舌燥,很想舔她的阴部。

  我说出自己的想法后,张艳艳打了我一下:「你怎么想的,那里很脏的,再说了,艳姐不是处女了。」

  我毫不在意的说:「艳姨,我喜欢你,不在意那些,日本片里就总舔女人的下面,我是真的想给你舔。」

  「讨厌啦。」张艳艳有点难为情了:「友臣,其实我也挺想尝试一下的,不过我们现在都别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慢慢玩好不好?」

  我连声答应。张艳艳拉着我手放到她的阴部上,我就轻轻的抚摸。

  她说:「友臣,你们男人都管女人这里叫什么呀?」

  「逼呀。」我直白的回答道。

  张艳艳摇头:「我知道是叫这个,但是我的这里你不能也这么叫,它以后就专属于你了,你应该给它一个专属的名称。」

  我想了一下说:「要不就叫小逼吧?」

  张艳艳还是摇头:「再想一个,你都看过我的日记了,知道我内心的想法的,你跟我在一起了,就要完全的放得开。」

  「那就叫骚逼吧。」我说。

  张艳艳打了我一下:「我有那么骚吗?」

  我有点想不出来了:「艳姐,那你说叫什么才好呢?」

  张艳艳神情起了微妙的变化:「骚逼就骚逼吧,友臣,艳姨有点忍不住了,我想要你用你的男根日艳姨的骚逼。」

  其实我早就忍不住了,一直都是在迁就她,见她放话了,我爬起身来,扑在她身上,猴急的说:「艳姨,我也忍不住了,我们先来一次吧。」

  张艳艳嗯了一声,睡了下去。我抱着她的肩膀,男根在她的阴部上顶了好几下,都找不到地方。

  见我头上都冒稀罕了,张艳艳伸手抓住我的男根说:「友臣,艳姨帮你。」
  张艳艳抓着我的男根,往前一拉,我就感觉到了一个小洞口,猛力的往前一冲,进去了三分之二,里面又滑又紧,说不出来的爽快。

  张艳艳尖声的叫唤了一声,颦眉说:「友臣,你这个坏家伙,怎么那么用力啊,都要顶到人家的子宫口了。艳姨都快一年没做过爱了,前几年每年也就做那么几次,你忽然这么大劲的插进去,艳姨吃不消。艳姨的骚逼里又涨又疼。」
  我有点慌张了,总不能只顾自己的享受吧,我询问道:「艳姨,那我该怎么办啊?」

  张艳艳说:「你别动,就这样把男根放在艳姐的骚逼里,让艳姐适应一下,艳姐的水很多的,一会儿你就能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了。」

  我安静的趴在她身上,张艳艳问道:「你就不想跟我接吻吗?」

  她不说,我都差点给忘了,差点把这么重要的环节错过了,我衔住她的嘴唇开始亲吻,张艳艳闭上眼睛配合着,一会儿后,她张开樱唇,吐出舌头,我也照瓢画葫芦,笨拙的跟她把两根舌头纠缠在一起。

  两个人亲的气喘呼呼,分开后,我满足的说:「艳姨,你的口水真香,我真恨不得把你整个人都吞下去。」

  「我也想把你整个人都吞下去。」张艳艳拍了下我屁股说:「现在可以了,艳姐骚逼的水很多了,你可以抽插了。」

  这事都是无师自通,我的男根一进一出的在她阴道里出入,张艳艳投入的说:「嗯……友臣再快点……艳姨的骚逼太需要被男人的男根干了……哦……舒服……要不是那个该死的一直在家监控者我……艳姨的骚逼早就该给你干了……又粗又长的男根…

  …使劲干艳姨的骚逼……哦……哦……太舒服了……艳姨的骚逼终于又有男根干了……友臣好猛……嗯……「

  在张艳艳的呻吟和淫语中,我一阵猛冲,把精华都射在了她的阴道里。
  我射的时候,张艳艳感觉到了一样,惶急的问:「你射了吗……友臣……怎么这么快呀……哦……」

  我怕遭张艳艳身上一动不动,张艳艳拍打了我两下:「坏小子,怎么这么快呀,我才刚刚享受了一会儿呢。」

  我羞愧的说:「艳姨,对不起啊,你里面太舒服了,我忍不住就射出来了。」

  张艳艳嘻嘻一笑,紧紧抱着我:「算了,艳姨不怪你,你是第一次嘛,难免会这样的。趴在艳姨身上休息一会儿。」

  休息了几分钟,我从张艳艳的身上爬开了,张艳艳下床出去了。我躺在床上,觉得有点难过,别说她了,连我自己都还没有享受好呢。

  张艳艳回来后,依偎在我怀里,我抓着她的大胸就揉捏:「艳姨,你刚才做什么去了?」

  张艳艳指了下外面:「洗下面去了啊,你这个坏小子把精华都射在艳姨的骚逼里,黏糊糊的,艳姨要是不洗干净的话,一会儿你怎么继续干艳姨的骚逼呢。」

  我点点头,心里满意的很。

  忽然,张艳艳担忧的问道:「友臣,艳姨这样做,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坏女人啊?」

  「不会呀。」我根本都没有这么想过,我说:「艳姨,你这样做不怪你,只能怪你嫁了个没用的男人。至于你有那么多大胆而风骚的想法,这也很正常嘛。」

  「就是。」张艳艳赞同的说:「只能彻底放开了,才能玩的开心嘛,年轻一场总不能枉费了是吧。友臣,跟艳姨在一起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担心有我接受不了的。只要你喜欢,你用最淫荡的话骂我都可以。总之一句话,只要你肯好好的爱艳姨,艳姨会带给你很多的惊喜。」

  「艳姨,我好像又可以了。」我把恢复了精力的男根在她大腿上蹭了蹭。
  张艳艳看了一眼,惊喜的说:「不愧是小年轻哦,这才几分钟呢。快来吧,艳姨今晚要把你变成一个彻底的男人。」

  我爬到她的身上,这次没用她帮忙,男根就自己找到了地方。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一次我就慢慢的把男根插进她的阴道里,里面还是跟之前一样的又紧又滑。

  张艳艳投入的很快,她指导的说:「友臣,你慢慢来吧,让你的男根在艳姨的骚逼里多适应一下,它习惯了,就能干的久一些了。」

  我照着她的话做,有节奏的一进一出。

  张艳艳说:「这样也不错哦,感觉很充实。你要是觉得自己能干快一点,速度就快一点,艳姨骚逼里的水多,不会被弄疼的。」

  我下面继续动作着,嘴上调戏的说:「艳姨,你都说了要放开了,就不要说下面的水是水了。我们也给她取个名字。」

  「好呀,你说叫什么好呢?」张艳艳很有兴致的问。

  我说:「这次换艳姨你来取。」

  张艳艳想了想说:「叫淫水好不好……哦……友臣,你怎么突然加快速度……嗯……又像之前那么舒服了……轻点……轻点……你别全部都进去啊……都撞到艳姨的子宫口了,有点疼呢……等多干几次艳姨的骚逼了……你再全部……嗯……全部插进去……到时候艳姨让你享受一下龟头被骚逼吸住的感觉。」

  我一点都想射的感觉都没有,保持着较快的抽插速度,还腾出一只手来,抓住她的一只大奶把玩。

  张艳艳闭上了眸子,投入的说着情话:「哦……艳姨的骚逼真的好舒服哦……友臣的男根太棒了……以后每天都要用男根干艳姨的骚逼好不好……嗯……再快一点好不好……嗯……艳姨好像要……到了……艳姨……到了……哦……」
  忽然,张艳艳的表情开始扭曲,身体也僵硬了起来,阴道里紧紧的收缩,我的男根插在里面像是被裹住了一样,说不出来的愉悦爽快。在感觉到她里面有东西流出来的时候,我加快速度,也喷出了精华。

  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一分钟的时间。张艳艳把我推开,接着又紧紧和我抱在一起,甜蜜的说:「友臣,你太棒了,你竟然让艳姨感受到高潮了。刚才真的是太舒服了,就像是飞起来了一样。我跟你峥叔结婚了这么多年,他从来就没有让我有过这么美好的感觉。」

  见她得到了满足,我的自信心也敦实了起来,我拍了拍她的小臀部说:「艳姨,以后我天天让你这么快乐。」

  「好。」张艳艳亲了我一口。

  在她的提议下,我们一起去洗手间洗了个澡。

  回到房间,我不确定的问道:「艳姨,我今晚可以不回去了吗?」

  「当然不回去了,怎么你还想溜呀?」张艳艳反倒觉得有点奇怪。

  「不回去,不回去。」我把她扑倒在床上:「艳姨,过一会儿我还要干你一次。」

  「随便你了。」张艳艳说:「只要你能行,今晚在干艳姨十次都行。」
  我哈哈大笑:「那该把你的骚逼给你干肿了。」

  「骚逼干肿了,艳姨也要给你干。」张艳艳此刻完全是一个荡妇的形象了。
  我拿过被子,两个人一起盖上,紧紧搂着她,一会儿摸大胸,一会儿摸臀部和阴部。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第三章

  早上我醒来时,见张艳艳还没醒,掀背被子,一见她美妙的身体,就按奈不住了。我先在她的大胸上抓了几把,接着分开她大长腿,欣赏了一会儿阴部,一丛阴毛下面,两片大阴唇鼓鼓的,肤色比其他部位要深一些,如同一只沉睡着的贝壳,只留下了一条艳红的细缝,扒开那条细缝,里面就是一片艳丽的红色了,阴蒂只有一颗小豌豆的大小,下面的小阴唇薄薄的,带点褶皱,紧紧的闭合在一起,一点粘液滋润着它。越看越觉得美味可餐。就埋下头去,用嘴亲吻她的阴部,张艳艳很自然的把双腿抬了起来,我便抱着她的大腿,用嘴巴抱住她的整个大阴唇亲吻吮吸,小阴唇微微呼吸的慢慢张开了,露出了深藏在里面的阴道。淫液渐渐多了起来。

  「嗯……好痒哦……友臣,你在做什么呢。」张艳艳迷茫的问道。

  我偷笑着,伸出舌头往她的小阴唇里面钻。

  张艳艳被刺激的叫了出来:「哦……哦……骚逼好爽……嗯……友臣……你的舌头碰到艳姨的阴蒂了……那里可是艳姨最敏感的地方……嗯……不行了……不行了……艳姨又要高潮了……」

  我见她的阴蒂这么敏感,就使劲的用舌头舔,用嘴巴吸。张艳艳叫着高潮的时候,加紧双腿差点让我出不过来气,阴道里面喷出来的水也沾到了我的脸上。
  我爬起身来,抹掉了脸上的水,不等她从高潮中反应过来,就把男根插入了她湿乎乎的阴道里。

  张艳艳一连大叫了好几声,身子扭动着呻吟:「哦……友臣……艳姨真的受不了了……你太棒了……艳姨的骚逼真的好爽……艳姨的骚逼一辈子都是你的……哦……好棒……你使劲的干艳姨……艳姨的樱唇……艳姨的大胸……艳姨的骚逼全部都是你的……艳姨是只属于友臣一个人的……哦……」

  干了十来分钟后,我有点累了,就放慢了速度

  。我说:「艳姨,你说的话可要算数哦。」

  「当然算数了。」张艳艳也缓了一口气:「以后艳姨让你随便干。」

  我按住她的双手,浅插几下后,猛的一下往里冲进去。

  张艳艳痛苦的叫唤了声:「哦……友臣你这个坏小子……你的男根干进艳姨的子宫里面去了……这种舒服……真是太棒了……你别动……就让男根停在子宫里。」

  我也有了异样的感觉,问道:「艳姨,你里面有一张小嘴在吸我的龟头,这是在是太美妙了。」

  张艳艳说:「这就是艳姨昨晚给你说过的呀,只是没想到你这么迫不及待就要享受这种美妙的奇异感觉。」

  过了一分钟后,张艳艳吁了一口气说:「友臣,你慢慢的把男根抽出来吧,再干的时候每次都可以这样,使劲的把男根干进艳姨的子宫里。」

  有了她的指使,我也就敢大胆行事了,每一次都没根插入。张艳艳叫唤的像是在被人鞭打一样。那种美妙的感觉也让我享受不已。最后两个人一起达到了高潮。

  休息了一会儿后,张艳艳连着亲了我好几口,像是感激的说:「友臣,你真是太好了,艳姨爱你。你一连让艳姨高潮了两次,还用嘴亲了艳姨的骚逼。艳姨真是太幸福了。」

  「艳姨,你性福就好。」我笑着说。

  张艳艳起身穿衣服的时候说:「友臣,你一定知道了艳姨买了很多性感内衣是不是,在我去店里之前,想不想艳姨穿一套给你看呢?」

  「想。」我爽快回答。

  「你等着啊。」张艳艳说着走过去拉开衣柜,抱出一个精致的小箱子,打开后里面全部都是性感的内衣内裤,还有丝袜。

  张艳艳说:「穿了是给你看的,你挑选一套出来吧,艳姨传给你看。」
  我把每一件都查看过后,拿了一件最简单的胸罩,简单到只有几根细线,和两个小绒球,内裤是一条透明开档的。

  「这一套好淫荡哦。」张艳艳娇羞的说。

  我知道她是在假装不好意思,故意的说:「那要不换一件。」

  「不用了。」张艳艳说:「我买了就敢穿,我都说了是穿给你看的,你说哪一套就是哪一套了。」

  张艳艳穿戴好了后,果然够惊艳,大胸只有乳头被两个小毛绒球给盖住了,乳球完全露在外面,开档内裤也完全把饱满的大阴唇露在了外面,其他地方则遮挡住了。

  张艳艳跟我展示一番后说:「友臣,艳姨穿成这样,只要你想干了,就能直接干艳姨了。真是有眼光。」

  我点了根烟,催促她快去做饭。

  张艳艳做好早餐后,走进房间,站在床边,对我鞠了一躬说:「主人,臣妾已经为你做好早餐了,请你去用膳吧。」

  我拉住张艳艳的手,调戏的说:「艳姨,你这是要做我的性奴了吗?」
  「讨厌,去你的。」张艳艳拿开我手:「刚刚得到了人家就想人家做你的性奴啊,想的太美了吧。你要是不想吃的话,我就自己去吃了哦。」

  「你很饿呀?」我问道。

  张艳艳说:「当然了,昨晚那么累,精神都耗光了。」

  「那她饿不饿啊?」我一只手搂着张艳艳的纤腰,一只手在她的两腿之间,逗弄着她的阴部。

  「它早上一醒来就吃过了,现在不饿呀。」张艳艳一本正经的回答。

  我把手举高给她看:「还说不饿了,你看我手上还有它流的口水。」

  「讨厌死了。你的欲望不会这么强烈吧。」张艳艳惊讶的说:「友臣,虽然我是说了我随时都可以给你干,但是你还年轻,要注意身体哦。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着呢,你慢慢享受艳姨的身体嘛,又没有人跟你争。」

  我把粘在手上的淫水抹在了她的大腿上,从床上一跃而起,从后面抱着她往外面走:「那好吧,我们去吃早餐。」

  我坐在张艳艳的对面,她专心致志吃早餐的时候,我却一会儿看看她的大胸,一会儿瞧瞧她的阴部。

  张艳艳被我看的不自在了,她合拢了双腿说:「你就不能好好的吃饭吗?」
  我伸手拨了一下她的腿:「艳姨,你把大腿分开,我要一边看着你的骚逼,一边吃早餐。」

  「那想不想给你的面包沾点我骚逼里的淫水呢,那样吃起来或许会很美味哦?」张艳艳巧妙的回答道。

  我哑口失言,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了。

  张艳艳见我犯囧,得意的朝我眨了下眸子,她的睫毛长而翘,十分的好看。
  我便转移话题的说:「艳姨,为什么自从我们发生关系后,你的自称就变成艳姨了呢?」

  张艳艳甜蜜的笑着说:「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啊,就是这样自称感觉比较好。」

  我暗自偷笑,看来不止年轻男孩喜欢成熟的少妇,反之,成熟的少妇也往往偏爱年轻的男孩,她所谓的感觉比较好,应该是这种年纪差带来的刺激感吧。
  吃过饭后,张艳艳说:「友臣,我要换衣服去了哦。」

  我要求说:「艳姨,你可以继续按照我的要求来穿吗?」

  张艳艳摇动食指:「不行哦,我要是在店里面也穿的很那个的话……你知道的,我家里那位回来了,我就没好日子过了。」

  「那行吧。」这事我不能为难她。

  张艳艳去换了一件雪纺衫搭配长裙。除了胸部那一块依旧醒目,其他地方没有丝毫的显山露水。

  张艳艳去了店里后,我也回了家。正在家里激烈的打着游戏,张艳艳的短信来了,就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你的幻想可以彻底实现了,我也可以彻底安排自己的生活了。」

  我看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就不顾游戏跑下楼去找她询问。但店里有好几个人在,我只能买了点东西,跟着他们几个一起坐在那儿闲聊。为了不让那几个家伙觉得我是他们的同类,就提前回家了。回到游戏里,被我们队长痛斥了一顿,我心里有气索性连游戏也不打了,打开淘宝网,看了半天的女性的情趣衣物,给张艳艳买了好几套。

  晚上去张艳艳家,发现她有点不开心。

  我问道:「艳艳姐,是不是那些人经常在你店里赖着,让你不乐意了?」
  张艳艳摇头:「我给你发的那条短信你看了吗?」

  我说:「看了啊,但是没太懂,本来下去想找你问的,结果那么多人在,我只能回来了。」

  张艳艳说:「真是想什么事来什么事,柳峥的表哥打电话来说,柳峥失踪了,今天他们去昆仑山里探玉,进了一个被挖的很深的洞,柳峥和一个湖南人没出来,估计是出不来了,他们都说那些山洞里邪门,除了自然危险外,还有僵尸什么的怪物。」

  「真的假的?」我有点不敢相信。

  张艳艳说:「这事难倒我还骗你呀。其实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里还挺开心的,没了他,以后我怎么过生活都行,可心里又觉得有点难过和愧疚,毕竟我跟他结婚这么多年了。」

  消息确定了,我心里不禁偷着乐,但没敢表现出来,慎重的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啊。」

  「等两天听听消息吧。」张艳艳拨了一下发丝:「友臣,这两天你就别来找我了,我想在家里静静,等这事的最终结果确定了,我心里缓过来了,你再来找我。」

  「那行吧,艳姨,你可别太难过啊。」我认真的说:「你现在也算是我的女人了,往后不管你遇到什么事,我都会帮你的。」

  张艳艳点点头。我也没在她家吃晚饭。她不想理我了,我呆在家里也难受,就约了几个朋友出去玩。一连两天都没着家。

  第三天的上午,我在外面收到张艳艳发来的短信:「你在哪儿呢,还真的两天都不来见我啊,敲门家里也没反应。你是不是也不想抛弃我呀。」

  这条短信,说明她已经知道柳峥在新疆那边的确切消息了,而且心里上也完全承受起了那件事情给她带来的影响。

  我回了她短信后,就往家里赶。小店开着门,我就直接进了小店,里面又是一大群人,他们在责问张艳艳为什么连续两天都不开门了,害的他们都不好买东西。

  我心想着,多走几步路,商店,超市多的是,他们说这话,分明就是博得张艳艳的好感,寻找机会和她亲近。

  这次我没买东西,呆了一会儿后就走了。

  下午快递打来电话说我订的东西到了,我就又下楼取东西,回头直接放在了张艳艳家,我顺便在她的床上补了个觉。

  「喂,你怎么在我这儿睡着了。」

  我睁开眼睛,看见张艳艳坐在床边。

  我坐起身来,点了烟问道:「艳艳姐,你们家大哥那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张艳艳摇头:「确定失踪了,他表哥他们在洞口守了两天,也派人进去找了,都没见到。他回不来了。」

  「那你?」我探问的说。

  张艳艳嘻嘻一笑:「我什么我呀,我说了两天缓一缓就两天嘛。反正我跟他又没什么感情。友臣,从今往后艳姨心里就只装着你了哦,你可得好好对艳姨。」

  听她这么说,我投桃报李的说:「艳姨,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真的呀,友臣真好。」张艳艳亲了我一口,往我身上依偎:「友臣,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忘掉之前那点事带来的影响吧,艳姨还是你以前的艳姨,我答应你的事一点都不会变。」

  我搂住张艳艳,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她的大胸上。张艳艳侧过头来说:「以后我们想怎么样都可以,你不是希望我完全按照你的意思穿衣服嘛,从现在开始就可以实现了哦。」我打量了一下张艳艳身上的衣服说:「那你现在就换一套吧。」

  「那你是想要性感的,暴露的,还是什么类型的呢?」张艳艳问道,看来是准备充分了的。

  我把她装着情趣内衣的小箱子拿出来,挑了一件透明的黑色情趣裙,搭配一条丁字裤。

  张艳艳说:「你还没有跳胸罩呢。」

  我说:「有了裙子,还穿什么胸罩啊,我喜欢看着你穿着单薄衣服,那对大胸挺在胸前,两颗乳头突显出来的样子。」

  「讨厌。」张艳艳抓起衣服:「那我去换了,马上回来给你看。」

  我走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

  张艳艳换好了衣服出来,站到我面前:「友臣,你检查下吧,满意吗?」
  看着她突显出来的乳头,我捏了几下。情趣裙的下摆还不能把臀部给遮挡完,我让她转过身去,丁字裤的细线完全嵌进了股沟里,两片臀瓣完全露在外面,我拍了拍说:「艳姨,你这样穿着真性感。」

  「你喜欢就好。」张艳艳坐到我腿上,搂着我脖子,指着桌子上的一堆快递说:「这些都是什么呀,买了这么多。」

  「买给你的,你打开看看。」我把手从裙摆下面伸进去,摸着她的大胸。
  张艳艳一边打开包裹,一边说:「其实你挺会招惹女孩的嘛,要不是我迷住了你,大概你都出去祸害了好多小姑娘了……哎呀,是情趣丝袜啊。」

  张艳艳把所有的包裹拆完了后,欢喜的说:「坏小子,跟着你在一起,真不知道以后会把我变成一个多淫荡放浪的女人,这里还有制服呢,这是空姐的,这是护士的。你真是想的好周全哦。」

  我问道:「艳姨,那你喜欢吗?

  张艳艳开心的点头:「当然喜欢了,你看过我的日记,知道了我所有的隐秘心思。友臣,我真是没有找错人,只有你才会满足我的所有幻想和需求。」
  「你也是啊。」我掀起裙子,含住了她的一个乳头。

  张艳艳嗯咛一声:「友臣,用力吸吧,艳姨喜欢被你蹂躏。」

  我腾出一只手来,去揉摸张艳艳的阴部,张艳艳扭动着细腰:「友臣,别摸艳姨的骚逼好不好,你一摸艳姨又要流淫水了,一流淫水,艳姨就又想要了。」
  我挑逗的说:「艳姨,这都三天了,你就没有特别想要吗?」

  「当然想了,艳姨真恨不得你的男根插在艳姨的骚逼里不要出来。」张艳艳把我手拿开了:「可等下我还要去做饭呢,还要洗你买给艳姨的情趣嘛,等艳姨把这些做完了,艳姨就让你好好的干好不好?」

  我用男根顶了顶张艳艳的臀缝:「艳姨,我可以等,可它等不了了哦。」
  张艳艳捶打了我一拳,娇嗔说:「坏友臣,你故意的是不是,艳姨的骚逼里淫水都开始流出来了,你还故意这样,害的艳姨都忍受不了了。」

  我重新把手放到张艳艳的阴部上,并把挡住阴部的那块布拉开,直接扣她的骚逼,没两下就水汪汪的。

  张艳艳脸腮泛红,动情的说:「不行了,艳姨的骚逼里受不了了,好痒哦,友臣,你快把男根插进艳姨的骚逼里,给艳姨止止痒。」

  我拍了下她的臀部:「艳姨,你把小臀抬起来,让我把男根放进你淫水泛滥的骚逼里去。」

  张艳艳立马站起身,跪在沙发上,双手扶在椅背上,翘着臀部说:「友臣,快来呀……艳姨的骚逼里真的好痒……它需要你的男根。」

  我脱了裤子,举着男根顶在张艳艳的阴唇上摩擦,故意的挑逗着她。

  张艳艳不停的摆动臀部,乞求的说:「嗯……友臣……你别磨了好不好……快点……把男根插进艳姨的骚逼里。」

  我继续摩擦着:「艳姨,求我干你吧。」

  艳姨点头:「好……艳姨求你了……友臣……不……友臣小老公……艳姨给你做老婆……你插你老婆的骚逼好不好。」

  「好。」我答应的同时,把男根塞进了张艳艳的阴道里,刚动了两下,张艳艳很放松的出了一口气:「嗯……真好……艳姨的骚逼又被小老公的男根干了……哦……小老公使劲的干艳姨吧。」

  我加快抽插的速度,提要求说:「艳姨,说点更刺激的,就像你日记里写的那样,完全放开了。」

  「好。」张艳艳很努力的配合着我:「艳姨……哦……骚逼好爽哦……艳姨是是个风骚的女人……艳姨的男人没了……艳姨……嗯……小老公快点……让艳姨舒服了……艳姨什么话都说给你听。」

  我见艳姨的那对大胸跟随者我的抽插而前后的摆动,就一只手抓住一个,一边捏,一边用男根使劲的插着张艳艳的阴道:「艳姨,我用男根操死你……你接着说,我要听你叫床。」

  「嗯……嗯……」张艳艳的脑袋都趴在了椅背上:「艳姨喜欢被小老公干骚逼……艳姨的男人没了……艳姨的骚逼欠男根干……艳姨是个不知廉耻的寡妇……嗯……艳姨是骚货……哦哦……小老公好快呀……艳姨受不了了……艳姨的骚逼要被你操烂了……嗯……」

  张艳艳大叫一声,阴道里忽然收缩,我最受了的就是她这样了,但这意味着她将要高潮了,我卯足了力气,做着最后的冲锋。发泄完了,张艳艳趴在沙发上,我则趴在她的背上,手里依然抓着她的一对大胸。

  张艳艳躺倒在沙发上后,我也跟着躺了下去,两个人紧紧相拥,身体贴在一起。

  「友臣,艳姨好性福哦。」张艳艳甜蜜的说:「艳姨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

  「我也离不开你。」我的手在她身上乱摸:「艳姨,一会儿我还要干你。」
  「好呀。」张艳艳抓住了我的男根:「你都三天没干艳姨了,今晚艳姨让你干个爽快,把之前两天欠下的都补回来。」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2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