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欲场】(23)作者:bulun


  「你輕一點,抓壞了,到時你兩個姐姐找你算賬. 」劉斌笑著說.

  「嘿嘿,那我就說是因為姐夫想非禮我。」李林調皮地說.

  「你說你兩個姐姐會相信嗎?有了她們我還非禮你?」

  「我知道,我兩個姐姐現在都迷上你了,不會懷疑你,你可以神氣了。」李琳將握著陰莖的手移到劉斌胸膛上,接著關心地說:「姐夫老公,你和舒暢姐的事,還是盡量小心一點,最好是過段時期再讓小莉姐知道。」

  「那我和你的事?」

  「現在更不能讓她知道。」

  「她不是說,要我當場把你辦了。」

  「那是開玩笑的,能當真?」

  「那以後我們幹脆到你舒暢姐那裏去約會。」

  「是個不錯的主意。」劉斌剛說完,李琳便點頭贊成,但是很快臉上又現出憂色,說:「這樣舒暢姐就知道我和你的關系了。」

  「她知道有什麼關系,反正你也知道她與我的關系了。這樣你們兩個在一起,就沒有了顧忌,並且相互可以打掩護,不用提心吊膽了。」

  「如果她問我怎麼失身於你的,怎麼說?」

  「她不是也沒告訴你,你也可以不說,如果她告訴你了,那你就實話實說.對了,姨妹子,你能不能告訴我,那晚怎麼願意與姐夫上床?我想不應該完全是喝多了酒的緣故吧?」

  「還不都是你?」

  「怎麼會是我?我又沒強迫。」

  「在酒吧裏,你這個東西老頂著我。」李琳又抓著劉斌處於半軟狀態的陰莖,搖一下後,繼續說:「回到招待所,你上廁所又不關門,搞得那麼響,我不小心看到了你這裏,沒想到這麼長,這麼粗,加之後面又說到男女之間的事,所以——」

  「所以心動了,想試試姐夫老公的寶貝是不是真的管用。」

  「這下你開心了?」李琳瞋了劉斌一眼,接著羞澀地說:「說真的,那天晚上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那樣。」

  「那是你以往沒有見過像你姐夫老公這麼粗長的,而你以前的兩個男朋友都沒有讓你滿足過,所以想試試。」

  「不知道,反正當時根本沒有去想其他,就稀裏糊塗與你上了床。」

  「姨妹子,你以後如果見到更粗長,會不會也有想法?」

  「你以為我是欲女,壞姐夫。女人不像你們男人,你們男人只要見到漂亮的女人就想上,女人首先要對這個男人有好感,才會和他上床。」李琳說完便從劉斌身邊起來,接著說:「不和你說了,我要走了。」

  「你今晚不陪姐夫老公?」

  「我進來時服務員看到了,如果明天早晨才走,萬一遇上她們,就知道我今天晚上在這裏過夜。萬一傳到小莉姐她們耳朵裏,就麻煩了。」

  「服務員又不知道你是和我在一起,難道看著你進我房間?」

  「小莉姐她們知道你住在這裏,我來這裏,肯定是來看你,如果晚上沒回去,不用想也知道是與你在一起。」

  「你現在回去,你小莉姐她們也有可能知道你來過. 」

  「那不同。你住在這裏,我順路過來看看你,不奇怪。何況你要我去打聽情況,我來告訴你,很正常。」

  「好吧。」劉斌沒想李琳心思如此慎密,似乎早就考慮好了,只有答應。
  李琳很快便穿好衣服,與赤裸著身體下床相送的劉斌擁抱一下,並在嘴上親了一下,說:「姐夫老公,如果有機會去省城,我一定通宵陪你。」

  李琳走後,劉斌並沒有馬上入睡。李琳走前的話,讓他想到了最近與自己有關系的溫莉和舒暢以及金晶,發現偷情的女人心思似乎都很慎密。溫莉和李琳不用說了,就是今晚與自己發生關系的金晶,在那種緊急的情況下仍記得盡可能地消除痕跡. 他進而聯想到已離婚再嫁的妻子高潔,在自己出事前,沒有發現一點出軌的蛛絲馬跡,是不是也是這個原因,掩飾得太好了?現在看來,在真相查明之前,一切都有可能,都不能排除。

  第二天,劉斌九點才起床,是被電話吵醒的。原來是陳彪叫他過去拿材料。
  他洗漱完畢走出房間,已是九點半了,剛走到招待所大廳便遇上從外面進來的金晶。金晶見到劉斌,粉臉微紅,但是很快恢複正常,淺笑著說:「劉總,你是剛起床,還是要出去?」

  「呵呵,昨晚實在喝得太多了,剛起床,准備去交通局一趟,拿點資料。」
  見金晶談笑自如,他自然不會說不適宜的話。

  「那你還沒吃早餐?招待所食堂可能沒有了,外邊應該還有。」

  「沒關系,快十點鐘了,等會中飯早飯一起吃算了,反正肚子還不怎麼餓. 」
  「要不等會我叫廚房給你熬點稀飯?」

  「不用麻煩。等會是不是回來吃還不一定。」

  「好吧。如果需要就打電話。」

  告別金晶,劉斌徑直往交通局而來,一路上不停地想著昨晚與金晶發生的事。因李琳的到來,他昨晚沒來得及與金晶交流,後來也沒有時間想這事。昨晚她怎麼會與自己發生關系?從目前了解的情況看,她並不是欲求不滿的風流女人,也不是隨便的女人,相反口碑很好。是酒後興奮?她這個位置經常要陪酒,以往肯定也有喝多的時候,如果是酒後興奮,那以往肯定也有這樣的事,外邊應該有傳說,事實上外面沒有聽到她這方面的任何緋聞。難道是好奇?覺得可能性也不大,自己並不是傳奇人物,此前也不可能有人與她說自己這方面的事……

  直到進入交通局,他仍未找出自己信服的原因,最後只有放下。來到陳彪辦公室,還沒來得及寒暄,陳彪便將一份材料交給他,說:「這兩段路領導准備讓你來搞,周五下班前將預算送過來,下周要開工,你要盡快做好開工准備。」
  他本想約陳彪中午吃飯,但是陳彪有事,推說下次。走出交通局,他趕忙給龍太忠、吳炳華、張大年三人打電話,叫他們趕到市政府招待所來。打完電話,他趕回招待所,盡管施工的事有人負責,但是自己對工程的情況應該有所了解才行,這樣才不會受制於人。盡管目前龍太忠等三人的表現都不錯,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如果自己完全不懂,很難保證將來不失控。

  他看完資料,發現這兩段路正是上次龍太忠他們說的工程量比較大、利潤比較高的那兩段,顯然這是陳彪等人有意為之。這兩段在同一條路上,一段是公路一側垮塌,現在只有一小半可以控制通行,要砌護坑,工程量比較大,另一段是一側山體滑坡,把道路基本堵死了,要將道路上的土方清走,對山體進行相應的整治和支護,防止再次垮塌。

  中午剛過,龍太忠等人先後趕到招待所,劉斌簡單介紹了情況後,把資料交給他們。張大年看完資料後說:「怎麼叫我們先搞預算?難道是幾家比價?」
  「好像不是,聽他說,這兩段決定交給我們了,下周就要動工。」

  「我想應該是他們還沒有一個詳細的預算,想根據我們的預算來申報費用。」吳炳華說.

  「我了解了一下,這兩段路出問題就是最近這一兩個月的事,修複大概是最近才定下來,他們可能還來不及做預算。」龍太忠說.

  「只要不是比價就是好事,如果他們有了詳細的預算,那我們的利潤就基本定了。現在他們要我們做預算,說明還有操作的空間. 」吳炳華說.

  「我上次大概估算了一下,這兩段路修複,成本可能要到四百萬,考慮20%的利潤,預算應該是五百萬左右。」張大年說.

  劉斌點了點頭,說:「龍經理,你看著兩段路,春節前能拿下來嗎?」
  「我已經聯系兩個工程隊,原計劃是搞那段大的,現在兩段路都要搞,至少還得找個工程隊。」

  「機械設備呢?」

  「這個好解決,到處有租賃,只要提前聯系就行。」

  「龍經理,那找工程隊和租借機械設備等與施工相關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如果又困難提前告訴我一聲,實在不行我去找路橋公司。」

  龍太忠說:「沒問題,我爭取這兩天落實好。」

  「吳工,張工,這預算的事就拜托兩位了。今天星期三,周五下班前一定要弄出來,這兩天你們就住在招待所,想辦法的弄出來。」

  「我要去現場看一下才行,他們提供的資料不是很詳細,要去看看取土和棄土的地方,還有石料場,不去現場看看,無法確定。」吳炳華說.

  「行。下午租個車,我陪你去。」

  「不用,我騎摩托去還快些。」

  三人很快分別行動起來。龍太忠去落實施工機具和人員,吳炳華去了現場,張大年則留在招待所裏做預算,劉斌也留在招待所跟張大年學習預算的基本知識。
  劉斌與吳炳華、張大年三人在招待所忙了整整兩天,才將預算做好。兩段道路修複總的預算是五百六十六萬,比張大年原來的估算高出六十萬,工程量大的那一段將近四百萬. 為了將現場情況摸准,期間吳炳華又去了一次現場。
  周五下班前,劉斌將預算送到交通局,陳彪看了一下總價,點頭說差不多,並叫他下周一下午來拿任務書。

  劉斌再次請陳彪吃飯,這次陳彪沒有推辭,只說看老楊他們是不是有空,如果有空就叫他們一起來。劉斌明白陳彪的意思,吃飯只是借口,飯後的牌局才是關鍵,今天正好是周五,於是趕緊給楊玉興和周曉華等人打電話。周曉華一口承應准時參加,楊玉興的回答是吃飯來不了,但是飯後的活動可以參加,劉為民則說要稍晚一點才能來。

  征求陳彪的意見後,劉斌將飯局訂在招待所。走出交通局,他趕忙給金晶打電話,因為快到下班時間了,趕回去再落實就晚了。等他趕回招待所,金晶已在大廳等候,這次見到他,臉上神色很自然,見不到一絲羞赧。金晶等他,是想問晚上喝什麼酒,因為招待所不是什麼酒都有。

  晚上喝什麼酒,他確實沒有考慮. 盡管最近在一起喝過幾次酒,但是每次喝的都不一樣,好多年未和他們在一起了,不知道眾人喜好,他只有問金晶他們平時喜歡喝什麼酒,金晶說楊主任喜歡喝什麼酒她清楚,其他人就不是很清楚了。
  他想了想,決定還是喝上次在這裏喝的酒,正好招待所有,不用外出買.
  酒定下後,兩人又聊了一會,金晶聽說是因公路的事請客,笑著提醒劉斌,最好是把「小莉妹妹」一起請來,因為年底了,資金一般都很緊張,如果不提前安排,可能春節前拿不到錢. 春節是個坎,過了春節,就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拿到錢了。

  金晶雖然像是在開玩笑,但是說的不無道理,盡管溫莉管不了資金,但是她父親是管財政的,有她出面事情要順利得多。如果自己與溫莉沒有現在這層特殊關系,他也許會采納金晶的意建議,現在反而不希望溫莉過來了。溫莉喜歡自己,萬一她言行沒有注意,讓別人看了出來,反弄巧成拙。他想了想,說:「這次算了,下次單獨再請他們財政局的人。這次都是些爺兒們,她一個女的過來,放不開,男人們說話也不能隨便,更何況楊主任不過來吃飯,而她又只與楊主任比較熟。」

  金晶覺得劉斌說的也有道理,沒有再開玩笑,說:「弟,如果你晚上請他們打牌,最好是每人給個底盒。」

  「多少比較合適?」金晶這一提醒,劉斌才想現在自己身份不同了,不再是同事,而是一個有求助於他們的人。其實這個他以前就知道,只是與外界隔絕久了,一時沒想起來。同時他不知現在的行情,所以向金晶請教。

  「兩千就行了。」

  「是不是少了點?」

  「多了反而不好,說明你把他們當外人。」

  「就依姐的。」劉斌越來越佩服金晶了,考慮問題比較細,而且比較全,難怪這麼多年在招待所這種領導幹部常來的地方,沒有傳出什麼緋聞。如果她是個姿色尋常的女人,沒有緋聞可以理解,關鍵她是個姿色出眾,身材性感,是個讓多數男人見了心動的女人。他想,如果以後自己發起來了,身邊能有個這樣的女人就好了,至少她負責的這方面不用自己操心。

  飯後打牌時,楊玉興等人不但沒要劉斌提供的底盒,反把他數落了一頓. 劉為民說:「老弟,現在你還沒錢,就不要來這一套,將來你發財了,我們兄弟們也不要來這一套,如果到了S市,你怎麼安排都可以,只要不犯法就行。」
  劉為民這麼說,劉斌覺得有道理。眾人幫自己並不是為了這點小恩小惠,是因為過去的情誼和王建峰、楊玉興兩位秘書長的面子,給錢就等於把這份感情和關系斷了,不如等他們有需要時,自己再回報,於是一邊認錯一邊收回底盒。
  劉斌回到自己房間,准備給溫莉等回信息。之前,他分別收到她們信息,因為當時在吃飯,加之有周曉華等人在,不便回複. 他尚未看完信息,金晶敲門走了進來,一臉歉意地說:「弟,對不起,給你添亂了。」

  劉斌上前抱住金晶,在嘴上親了一下,說:「姐,你是一片好意,弟知道。
  來坐吧。「待金晶在床上坐下後,接著說:」是我沒有很好地琢磨,我與他們的感情不是用錢可以衡量的,就像我和姐你一樣,你說如果那晚我給你錢,你說不定會該我一個耳光,是不是?「

  「你這壞家夥,不知怎麼回事,姐守貞這麼多年,竟然就這樣稀裏糊塗地失身於你。」金晶粉臉泛紅,臉上現出小女人的嬌羞。

  「姐,你後悔嗎?」

  「有什麼後悔的,都這樣了。」金晶瞟了劉斌一眼,臉上掛著羞澀而又甜美的笑,接著靠著他手臂,說:「說實在,姐很感謝你,姐從來沒有這麼開心、快樂過,你讓我嘗到了欲仙欲死的滋味。你這個壞家夥,姐的魂被你勾走了,這兩天老是想著你,晚上也夢見你。」

  「姐,不用夢哦,弟就住在招待所。」劉斌笑著說.

  「你還說,你這家夥,簡直是我們女人的克星,我估計以後一個女人絕對無法對付你。對了,弟,你老婆與你離婚,是不是因為你這方面太厲害了,她受不了?」

  「應該不是。除了第一次,以後她沒有表現出不適,其次我以前也沒有這麼猛、這麼強。」

  「哦?」金晶疑惑地看著劉斌,說:「按理說,男人隨著年歲的增大,這方面的能力只會下降,你怎麼會比以前更強、更猛?」

  「這是我這三年在監獄裏憋出來的。」劉斌自然不可能說出實話。

  「鬼才信。」

  「那為什麼古時候很多女人偷人喜歡找和尚?還不是因為和尚憋久了,功夫比常人好。」

  「胡說. 那是因為古時候男女之嫌很重,女人不敢輕易與陌生的男人交往,而和尚是出家人,一般不會防範,這才讓他們有機可乘。」

  「沒想到,姐這方面也有研究。」

  「姐好歹也師範畢業,再說這些雜志和書上都有。好了,不和你說了,不知他們有沒有什麼需要,我進來主要是與你說一聲,怕你誤會姐。」金晶說完,便站起身來。

  「姐,你放心,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是我自己沒有考慮周全。」

  金晶抱著劉斌親了一下,然後整了整衣服,出了房間. 劉斌這才又掏出手機查看信息,第一條是溫莉的,說吃完了告訴我,後邊加了一句想你,下午溫莉來過信息,知道他晚上有應酬;第二條是舒暢的,問他晚上有什麼安排?還有幾條是馬小蘭等人發的,無非也是什麼時候回來想他之類,最後一條是李琳發的,問他晚上想不想搞活動?他先給馬小蘭等人回了信息,溫莉等人的信息他琢磨了半天才回,因為不知道她們三人是否在一起,所以統一回了一條:剛吃過飯,在看他們打牌,你在幹麼?

  李琳的回複最快,說和銀行的那個同學在泡吧,問他有沒有興趣參加,沒有提到溫莉等人。隨後是溫莉和舒暢的信息,溫莉的是:我現在舒暢家,你來不?
  舒暢的是:在家,溫莉在。劉斌原想如果今晚方便,去陪陪舒暢。這個女人婚姻不幸,對自己又沒有奢求,前兩次在一起都比較匆忙,沒有在一起好好溫存、說說話,似乎對方只是自己泄欲的工具,現在看來這個願望只有落空。李琳那裏,他想了想,覺得還是不去為好,一則自己與她同學不熟悉,說不上話,去了,萬一讓對方看出自己與李琳的關系反而不好,其次是自己已經喝得差不多了,再去,如果喝多了,萬一又鬧出什麼事就麻煩了,於是給李琳回了一個「喝多了、不來了」的信息。

  回完信息,劉斌坐在床上,不由想起了今天下午送去的預算,覺得這中間確實有很大的學問,一個成本在四百萬左右的工程,竟然能做出五百六十萬的預算。即使下降五個點還有五百三十餘萬. 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如果成本控制得好,毛利達一百三十萬,看來以後自己在這方面要多學習才行,特別是如何合理的降低成本、控制造價.

  他拿出存留的預算又看了看,直到將一些重要的數據掌握後,才放下材料,准備洗澡睡覺. 這時電話響了,聽聲音是信息,拿過來一看,是金晶發來的,問他睡了沒. 他不知對方是不是有事找自己,開玩笑地回了一個:「還沒睡,在想你。」

  金晶很快便回過來信息,內容是:是真的還是假的?我現在1108房。
  看信息就知道,對方是叫自己過去。劉斌想了想,然後出了房間,來到1108房門外,敲了敲門. 門很快打開了,門內站著一個成熟俏麗的美女。
  「姐,你叫弟過來有什麼事?」

  「沒事就不能叫你過來?姐看你有沒有喝多。」

  「他們不要服務了?」

  「我叫了個服務員給他們服務。」金晶在床邊坐下後說.

  劉斌見金晶含笑看著自己,在她身邊坐下,摟著她的腰,開玩笑說:「姐,叫弟過來,不會是想弟了吧?」

  「你說呢?」金晶依舊含笑看著劉斌,過了片刻,才說:「難道不能叫你過來說說話?」

  「當然可以,別說是說話,就是說愛也可以。」

  「弟,你越來越壞了,以前我還真沒想到你會這麼油嘴滑舌。」

  「姐,書上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如果男人太壞就沒人愛了。」金晶含笑說完後,突然看著劉斌認真地說:「弟,你原來的妻子是不是比較好強,而且愛面子?」

  「是的。她是比較好強,不服輸,愛面子。」劉斌驚異地看著金晶,沒想到她這麼快就對高潔的性格有了了解。

  「所以,我覺得你妻子與你分手,這方面的可能性比較大。」

  「哦?」劉斌詫異地看著對方,等待解釋,這方面以前確實考慮的不多。
  「好強的人,一般都會希望自己比身邊的人強,特別是身邊那些條件差不多的同齡人。要比身邊的人強,無非兩點,一是錢多,二是權大,作為銀行的普通職員,如果不貪汙挪用,錢不可能比其他人多多少,那麼剩下的就只有權了,如果有人承諾,只要她離婚,就可以給她個位置,你說她會離婚嗎?其次,愛面子的人如果有什麼把柄被人抓到,並以此為脅,如果不離婚,就會名聲掃地、顏面無存,你說她會離婚嗎?」

  劉斌沒想到金晶想得這麼細?不由驚異地看著對方。看來還是女人了解女人。這個問題他以前也考慮過,只是沒有考慮得這麼深,這麼細。現在想想,金晶的分析不無道理,這種可能不能排除。雖然他內心仍有些不相信妻子會為了一個小小的支行副行長的位置舍棄這麼多年的感情,但是後面這個把柄之說就很不好說了。之前李琳的分析裏也有把柄之說,莫非她真有什麼把柄被張明掌握了?那會是什麼把柄呢?他想了好一會實在想不出來,只有說:「這個問題,之前我確實沒有認真考慮過. 」

  「這我也是根據她的性格與你們的情況分析的。在你出事之前,這些也許不會發生,你前途光明,誰都知道,別說是一個副行長的位置,就是行長的位置,你妻子也未必會動心,再說,在你未進去之前,對方也不敢輕易誘惑你妻子,因為你背後的勢力他必須考慮,萬一被你知道,他自己的位置都有可能保不住。」
  「那對方利誘她離婚又是為了什麼?」

  (未完,待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