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娇啼歇处情何限】(3)作者:烈火燎原

                (3)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眨眼间,又过了五日。

  这天午后,骆青绾并未如之前日子那样小息。而是特意打的来到了田龙曜送与她的那套高层住宅房内沐浴换装,精心打扮。不消说,应是田龙曜所构想的卧柳园之会即将成行…………

  事实也正是如此。昨日傍晚,处理完俗务,从箱疆回到穆州的田龙曜下飞机后第一时间就知会了骆青绾. 这让在家刚准备做饭的她心里欢欣不已。恰好冯永彭被工厂厂长拉去陪客户饮宴,没在家中。於是俩人合计了一下,决定去铜寅公寓小区的那套房子一聚。

 双方到达目的地后先是一块在离小区最近的就餐点——「兰海小栈海鲜豆捞
  「酒店用晚饭。然后才进小区乘电梯上楼。

  俩人进入房子的那一刹那便开始了天雷勾动地火。唇舌紧密相依,互换津唾,啧声连绵之时. 更是衣鞋横飞,裤裙直坠。他们甚至连卧房都没去,就迫不及待地在白玉大理石铺就得客厅地面上激烈交媾。

  近十天没有性生活滋润,且有明显生理迹象表露三两日后即将来月事的骆青绾自然是被己身高昂的性欲所摆布。她喜笑颜开,眉飞色舞。情郎的俊朗面庞,迷人眼神,浓烈体息,雄壮男根都让其极度癡眷。下身私处被巨物霎时穿刺涌入所呈现的充实饱胀之感所惑。使得她自觉灵窍飞升,胸臆尽抒。须臾之间,淫水泛滥,阴精喷薄,高潮顺势而来。

  在公寓内良好的隔音措施保证下,骆青绾的浪声淫语一阵比一阵高亢。为了取悦情郎,她不仅身姿摇曳,卖力表现,更罕见的用诸如「OHYEAH、FUCKMEHARD」之类的英语词汇吟叫。

  由於进门后太急切,忘开中央空调的关系。贴身肉搏的俩人没多久就出了一身热汗。心火如焚,身感酷烈的田龙曜随即使力将骆青绾抄起。一双大手扛着她的左右腿弯,腰腹用劲,臀股摆幅,阴茎继续在其濡湿小穴里抽送的同时移步朝客厅左侧的卫生间而去。

  身体由此悬空的骆青绾则手环其颈,腿叠其背,樱唇缠住大嘴热情迎奉。肉臀默契十足地向侧下方频频耸送。

  边走边做的他俩好似荡秋千一样挪动着。来到卫生间淋浴区后才缓了一下。
  待花洒喷出凉水,透浇在俩人身首之上。沁入心脾的爽快感立马激得他俩各自哆嗦呻吟着,胴肉迅速剧烈撞击,男女性器阴阳聚合,情欲直沖天际. 顷刻之后便死去活来了一回。

  欲潮回落后,俩人互相服侍着洗干净身子。田龙曜先一丝不挂地回到客厅,启空调,开电视。又去厨房冰箱以及餐厅杯架那取来酩悦香槟跟高脚酒杯,还在客厅视听柜里找出张影碟播放起来。骆青绾则外披蓝色真丝短袖开襟袍,内衬同色同质地的吊带睡裙。收拾好双方散落在厅地上的衣物,将它们塞入全自动洗衣机涤濯后才落座与田龙曜身旁。

  在组合式转角沙发的正中位置,俩人依偎着品酿观影,把酒而谈。浅吟低笑,你侬我侬之际,唇瓣也时常吸附裹贴,径直湿吻。田龙曜的一双狼爪且拨开袍裙,在骆青绾的熟美娇颜,精致颈锁,丰挺酥乳,圆翘香臀,修长玉腿以及幽谧桃源等处频繁来回游梭。

  被挑逗地潮红次起,嘤咛不止的骆青绾也适时地反击着。她一会喝下点绮香浓郁,共感醉人的香槟酒,含在嘴里,再喥至田龙曜的口中吮搅;一会又沈下螓首,樱唇俏舌在其胸膛双乳处舔吸;柔荑一路降行,握住再度开始胀大的雄伟阳具,上下撸弄。待得其嘴中长籲,快意不绝时. 便下滑娇躯,膝盖着地,尽匐埋与他双腿中间,大张檀口,拥巨龙畅游唇巢腔穴。

  时长九十余分钟的电影才放了三分之一。他们就已经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陷在绵柔地沙发里,赤裸着,彼此头并头,手联手,肉贴肉,脚缠脚的廝杀在一起。到影片结束的时候,俩人在以沙发为中心的四周连换「燕同心」、「鸳鸯合」、「野马跃」、「三春驴」这四种性爱姿势。期间骆青绾被其数度送至极乐境界,欲仙欲死地她却依然娇喘酣叫,拼命怂恿着田龙曜奋勇努力。

  本钱巨大,体力惊人的田龙曜当然不会拂美人好意。他抱起骆青绾,随意地找了一间卧室,将其放在卧床上后自己也扑了过去,继续起来。

  当田龙曜在骆青绾牝户内部梅开二度之时,报时的钟点已快至夜里九点半。
  体内压抑淤积的生理情欲之渴望一朝得解,骆青绾自觉心扉顺敞。但由於时间偏晚,她担心丈夫万一提前回家发现其不在家的麻烦后果。於是只能和田龙曜暂时作别.

  田龙曜对此倒是没有意见。他还跟骆青绾又提起了去觞亥他那栋别墅玩耍之事。早就答应过的骆青绾怎会反对?随即俩人商量好时间,就订在次日。

  约定之后,田龙曜又沖了个澡,换上在此套公寓内预备的干净衣服。这才和骆青绾话别,回了现下自己在穆州所居得东娥公寓。骆青绾离开的时间则比他晚近一小时. 因为她需要晾晒衣物、清洗身躯、吹干秀发、对欢好过的客厅以及卧室稍作整理。

  她到自己家中之时已是十一点三刻。在换穿完睡衣,躺到主卧床上没多久,冯永彭就回来了。不过人却没进主卧,骆青绾起身查看,才发觉酒气沖天地他早就在客厅沙发上鼾声如雷地睡着了,怎么喊都不醒。

  不得已,骆青绾只好给他拖鞋擦脸,披盖空调被,调治蜂蜜水;还拿了防止吐脏地板的水桶。好一会工夫后才回去睡觉.

  早上骆青绾起床做完瑜伽并搞好个人卫生的时候,冯永彭仍睡着。不过桶里已经积淀了一层恶心难闻的呕吐物,连客厅的空气都被这酸臭味笼罩了。於是她端走水桶,在卫生间沖洗掉秽物。并使用空气清新剂排除客厅臭味。接着做了些清淡的早点,将丈夫叫醒后一起吃。

  用餐期间,骆青绾乘冯永彭宿醉,脑袋仍有点胀钝的时机抛出去觞亥想好的幌子。冯永彭无任何疑问的同意了。

  吃完早点,冯永彭打电话向厂里请完假,再洗澡后就入主卧休息。骆青绾则走进空置的儿子卧室,用电脑上网,打发时间.

  等到快中午之时,骆青绾通过手机短信得知,因为要去觞亥那边的机场接葛羚莉和其助手等人的缘故,田龙曜跟他的保镖们已经在前往的路上了。於是她赶紧为丈夫煮了碗清汤拉面,招呼了一声后就急匆匆地离家去铜寅公寓小区………
  …

  「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名和利啊什么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此刻,在房子步入式衣柜里,早已换掉从家中赶来时的服饰。盘起一头青丝,身着凡妮莎?布鲁诺的酱紫色无袖连衣裙,脚蹬迪奥黑色女士半高跟带蝴蝶结鱼嘴鞋;右手腕戴香奈儿PREMIERE系列方形时尚女表,佩着宝格丽的项链、戒指以及耳环;妆容淡雅精致,神色十分惬意地骆青绾正轻快地哼唱着在当年脍炙人口的歌曲《得意地笑》。同时在衣柜试衣镜前顾盼自影,做出发前的最后检查。

  撩了下额头向脸右斜去的长刘海,又嗅了嗅身上散发的由香奈儿五号低调奢华版香水所造的瑰檀雅香,且查看完腰肢被捆绑式收腰束得更加迷人性感的完美曲线后,她满意地笑了一下。随后带好香奈儿绿松石饰墨镜,拿上同是香奈儿的黑色绗缝漆皮包以及LVKEEPALL45老花浅色旅行包就扭身,蹁跹而行。
  坐进停在小区的地下停车库的奥迪轿跑。她没有立刻启动车子,而是先给田龙曜打电话。

  「你到哪里了?」接通后她开口问那边。

  「过五芦了,马上就到机场。咕噜……」田龙曜回答后喉咙发出吞咽液体的响动。

  「这么快!不是你自己在开吧?」心知穆州与觞亥路程距离的骆青绾追问道。
  「当然不是喽!我在喝饮料呢。是老王在开. 人家以前在军队里是开装甲车的,你说车技会差到哪去?」田龙曜给出了答案。

  跟情郎接触日久,骆青绾当然认识他手下主要的三名保镖,也有一定了解。
  老王是三人中最木讷沈闷的一个。上次她被从卧柳园别墅送回穆州,便是老王驾驶的。途中一句话都没有,好像对其而言是在完成一枯燥任务似得。但技术绝对过硬,换骆青绾自己开,起码要花两个半小时以上的时间. 他则在不违反交通法规的前提下,一个多小时就搞定了。而且车里的骆青绾也无任何不适之感。
  「那倒是。」对此无异议的骆青绾肯定道。

  「你出发了没?」这回轮到田龙曜发问了。

  「刚进车子,马上来。」

  「中午短信里没说清楚,等下你到的时候直接来财卿球场。」得到答复的田龙曜又如此说道。

  田龙曜口中的财卿球场全称为财卿高尔夫球场。距离卧柳园别墅区仅两公里。骆青绾只闻其名,却从未去过. 不过高尔夫球,她除了那次在马尔代夫玩过虚拟的以外,倒是随田龙曜在穆州市远郊的县级市穹阴穹古水乡度假村中的高尔夫球场打过两回。

  没等骆青绾表示疑惑,他继续解释起来:「莉姨她带了一个人过来和我有生意要谈。总不能让他去我们的秘密据点吧?所以就安排在那里了。反正挺近的。」
  「可上次打球穿的球衣什么的还在楼上啊。天这么热,难道再让我上去拿?
  要不我在别墅那等你们回来吧?「心中有点为难的骆青绾带着商量的口吻道。
  「没事!我等会叫人去买. 估计你到的时候应该谈好了。就剩下你我,加上莉姨一块打打球,运动一下嘛!」

  讲到这,田龙曜压低嗓音,有些猥琐地继续:「难道绾姐你不爱运动?或者说你只把跳舞、瑜伽,还有跟我FUCK当作运动?」

  「我……唉!真是说不过你。好吧!」被其说得心头一烫,内起轻澜的骆青绾顺从了他的意愿。

  通话很快结束了。骆青绾随即发动车子,出小区后进入武首路。一刻钟左右上了柏复高架桥,向着开往觞亥的高速公路方向疾驰.

  ……………………………………………………

  两个小时后,觞亥市淞西新区,虎西大道上。

  奥迪轿跑的操控性与动力性是雪佛兰乐风根本无法比拟的。这一点让仅有四年多驾龄的骆青绾获益匪浅. 马上快到球场的她一路非常轻松,更比以前开车来觞亥所花的时间要短。虽然只是十来分钟的时差,但终归是种进步不是?

  渐渐地,一座气势雄伟的欧式群体性建筑出现在骆青绾的眼前。这便是财卿球场的正门处。只见那里,伫立着一男一女,其中男的骆青绾认识. 於是她驾车缓慢向那俩人靠近。

  「你好,骆女士。」男的等车停稳后,便打开驾驶座车门,伸手为骆青绾挡住车框上沿的同时也开口问好。女的也恭敬地施礼言语.

  「你好,大周。」没摘墨镜的骆青绾回敬道,并对那女的点头致意。

  此男和那老王一样,是田龙曜三名保镖中的另一位,人称大周。他性格稳重内敛,话也不多,但比老王要稍好一些。

  说起来,要没大周的话,骆青绾和田龙曜或许就无缘相见了。因为当初骆青绾在KX千盛酒店不小心撞上的,正是他。

  「老板和葛女士已经在球场打球。这位工作人员会带你去。车就交给我吧。」
  说话的大周指了下他身边的女子。骆青绾会意地将智能车钥匙给了他。自己则跟着那个应是女球童之类的服务人员,朝欧式建筑行去。

  建筑大厅门口处进出的客人算是不少。其中一些男性在看到骆青绾后眼睛一亮,纷纷对其行着註目礼.

  骆青绾心里对此颇为享受。可表面却一副娴然之色,目不斜视,昂首挺胸,纤腰微摆,步履优雅而稳定的随女球童穿过气派门堂,直奔女更衣室。

  在更衣室骆青绾脱下来时的一袭美装. 虽然她有点遗憾无法第一时间将自己费心穿戴的华丽装束展现在情郎面前。但已经到此,她也就不再强求,顺其自然了。

  换好田龙曜为其准备的全套女款耐克高尔夫运动衣裤,涂抹擦拭防晒乳霜,选好需要的球桿以及其它配件之后。她就乘坐由女球童驾驶的高尔夫球车前往田葛二人此时所在的八号球道。

  到了地方,夏季午后依旧火辣的日头让下车后擡头看天的骆青绾禁不住伸手向下拽拉遮阳帽的帽舌。不过球场倒是给人一种宽广辽阔,景色如画的感觉.
  待看见在果岭上田葛二人,她随即走向他俩.

  只见田龙曜正姿势标准的用一根金属材质,半槌形桿头的推桿推球。而头紮马尾,肌肤赛雪,长眉连娟,微睇绵藐的葛羚莉一身夏季女性休闲运动装,手持遮阳伞,仪态端丽的跟两个男女球童一起驻足观看。

  「啪啪啪……」

  只见球滚出一道微小弧线,然后准确地落入球洞。众人的掌声也应时而起。
  结束推球动作的田龙曜擡头时也看到了骆青绾. 於是他把球桿交给向其走来的男球童,来到骆葛二女身边。与此同时,她俩已经客套了起来。

  「青绾,好久不见,气色很好哦!」

  「莉姐,你也很不错啦!有秘诀的话可不要吝啬,教教小妹吧!诶,客人走了?」

  「嗯!已经走了。保养还不是那些老套东西。保持心情舒畅最重要啦!不过在笪首我家附近新开了一家SPA。去过几次感觉挺不错的。你要是来笪元的话我做东……」

  眼瞧俩女如此热络. 在一旁仿佛被冷落的田龙曜就故意抽动鼻翼,然后仰头闭眼,好似陶醉地说道:「噢!永远经典的五号香水,不愧是梦露最钟情的『睡衣』!」

  话音刚落,他睁开双眼,目光如耀眼烈阳一般映照着俩女。口中再度发声:「人类生命的灵魂就是香味。那么下面我要问两位美丽的女士。我,有没有征服了你们的灵魂?」

  「呵呵,你是臭男人!当然没有征服了。」葛羚莉笑靥如花地回答着,青葱玉手更故意地捏了捏自己的鼻子,以示鄙薄。

  「是啊!还有,别以为掐头去尾就能藏住出处。我可是看过《香水》电影和小说的。」骆青绾则毫不留情地拆穿了田龙曜的言语抄袭.

  「噢!上帝!终於被绾姐你抓住一回。」田龙曜对此可一点惭愧地表情都没有。他甚至还感兴趣地问骆青绾:「可你怎么会看那种惊悚类型的东西?」
  不等回答,他又自顾自的叹着:「嗯,中产阶级的无病呻吟啊!这个不好,一定要改。」

  俩女,特别是骆青绾被其言论弄得哭笑不得。恰好三个球童收拾完器具。於是他们结束对话,朝着下一个球道进发.

  葛羚莉在她来之前就消耗完打球的兴趣与力气。现下只是饶有兴趣地看他俩挥桿推打。

  於是在整个球场中难度最高的九号球道,近乎於菜鸟的骆青绾很快就出尽洋相。特别是在有水障碍的区域,球不是掉进河里便是OB。最后还是在为她服务的女球童帮助下才达成目标。为此她还被提前完成的田龙曜取笑。但其人很快便遭来骆青绾的粉拳相赐.

  等打到十三号球道,额头泌珠,香汗淋漓的骆青绾也没力气挥桿了。於是她加入了葛羚莉的观球阵营. 俩人一路随行,并不时闲谈叙话。

  说话间,骆青绾从葛羚莉口中了解到她为何带人过来的原委。来者是笪元岛内的一家娱乐企业的老总。和葛羚莉有点交情。这次企业内部几位董事与其发生重大利益矛盾。演变为沖突后,该老总便想回购股权,彻底打败另几位董事。而田龙曜掌握的一家基金公司正好持有该企业百分之十的股权。同时该老总也拐弯抹角地打听到葛羚莉与田龙曜的密切关系。他随即就找上了葛羚莉。

  而田龙曜对此无别的想法,更乐於给佳人面子。所以事情在葛羚莉的牵线搭桥下顺利谈妥。当然,该老总也很识趣。事情一完就告辞了。

  「三亿华币!换成我们那法圆要十三亿多呦!就这么几句话的工夫赚到了!
  我在笪元当演员那么久,除了那些顶尖的大老板,还真没见过赚钱这么快的家夥呢!「

  葛羚莉兴致勃勃地讲着,眼睛宛如盈盈秋水,望着在沙坑使用S桿击球的田龙曜,充满喜意。

  「不会吧!我记得以前看过的杂志. 莉姐你丈夫不是亿万富翁吗?」骆青绾有些纳闷地问道。

  「什么嘛!早就离了。」撇了撇嘴角的葛羚莉还扇了下手,仿佛在扫去一片蚊蝇似得「那都是当年他为了扩大自己公司知名度,自己花钱在报纸杂志上吹捧自己的假消息。我是后来跟他结婚了才知道的。之前也给他骗了。」

  骆青绾听了难以表态,只好拧开自己手里的依云矿泉水瓶盖,喝了口,润润喉咙。

  「要是我在年轻上十岁呀!肯定给他生个孩子。」

  水才入肚,骆青绾的耳畔又响起了葛羚莉的话语声。且未及她出言,葛羚莉就靠至其近前,悄声询问:「有没有这想法?」

  「我上过环的。而且就算没上环,我也不想害他。」

  骆青绾如此回答。

  「因为他本人的出身?」

  骆青绾轻轻点头,以示对其论点的肯定。

  两位成熟美丽,深谙与情郎相处之道的女人就此相视一笑。随后继续观球,赏景,说些女子感兴趣的话题.

  阳光、草坪、俊男、美女;助威、欢笑、惋惜、赞叹. 自然景致与人类游戏交相辉映,谱写出一派田园牧歌样式的勃勃生机…………

  ……………………………………………………

  四个小时后,卧柳园,田龙曜的别墅内。

  「呜……呼!这个核桃肉丸真好吃,外形也美。绾姐,以前只知道你面条煮的棒,没想到其它烹饪工夫也一样出色嘛!」

  此时,在以暖色调为主的宽敞餐厅用晚饭,穿着POLORALPHLAUREN白色背心、灰色四角宽松内裤的田龙曜一面嚼着块热气蒸腾,色泽金黄的肉圆,一面不住地称赞骆青绾.

  打完高尔夫球,田葛二人便支开了各自的手下,与骆青绾一起来到别墅。三人洗掉满身汗水后,田龙曜带着骆葛她俩来到厨房,指着一堆他提前备好的食材,希望二女能够做出一顿佳肴。

  大概是平时不怎么烧菜,葛羚莉立即表示自己不擅长,但愿意为骆青绾打下手。如此之下就只能由她骆青绾来掌勺了。

  好在其本来就练出了一手西北菜绝活,其它菜系也有所涉猎. 田龙曜备好的食材种类更是齐全。所以在葛羚莉的协助下,仅仅一小时,几道色香味俱全的菜式便上桌了。

  「嗯,这燉黄梨果现在的季节吃也别有一番风味。」着肉色V领真丝短袖睡裙的葛羚莉手拿汤匙,舀着熬烂的梨肉尝试后点头道。

  「那就多吃一点. 」上体女款粟色印花圆领蝙蝠短袖T恤,下面黑色宽松家居九分裤的骆青绾听见田葛二人的褒奖后,端起註有罗曼丽?康帝九五年份红酒的RIEDEL高脚酒杯。一双水瞳温情地註视着他俩.

  他俩也举起酒杯,脸上都带着微笑。「叮」得一声,三只清亮透明、纤薄细致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晚餐之时,他们仨边吃边聊,从国内外的新闻,一直说到各自身边的逸事。
  相较而言,身为青年俊彦,手掌个人集团企业生杀大权的田龙曜知识面最广博。

  葛羚莉胜在进入演艺圈二十余载,阅历丰厚。骆青绾则紮根基础音乐教育多年,专业水平出色。又曾为高官儿媳,亲身经历过官场上的波谲云诡,自有一番刻骨感受。

  佳肴渐渐食净,美酒点点消失。快祭完五脏庙的三人都面泛红晕,相互间沈默着,眼睛分别投射出不同的光芒。

  「怎么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葛羚莉起身,来到田龙曜身前,媚然一笑后便坐在他的大腿上。
  V领那抹凸露乳线,沟壑深幽,颤巍巍地压在其胸口上涌动。话音里更带着丝糯人娇气。

  「酒足饭饱,当然思淫欲喽!」

  风韵无限的美熟女投怀,田龙曜如何会客气。理直气壮地回答,嘴在之后便喥过去,噙住了葛羚莉的樱桃小口。俩人的嘴唇与舌头瞬间搅和在一块,带出连片叽啧声。

  俩人不仅热吻,手也开始动作着。只见田龙曜老练地将葛羚莉睡裙下摆一侧三颗扣子依次解开. 抚着没内裤包裹,形如蜜桃的性感臀部,一路前进,终到达耻骨部位,手指揪了下那的黑亮阴毛。

  「嗯……讨厌啦!」葛羚莉蹙眉娇嗔,嘴旋即与田龙曜脱离. 转而移向他的耳垂,在那猛亲狠舐。下面探进其内裤的嫩手也依然在动作。

  田龙曜没有说话,将头埋进葛羚莉那脱离领口束缚,裸露出来的傲人左侧胸脯,舌如吐信,灵巧地裹舔了几下。然后将视线稍移,瞄至已经媚眼迷离,喘声加重的骆青绾.

  他脸上带着挑逗似得笑意,朝骆青绾勾了勾手指。

  早已情动的骆青绾慢慢站起,自己褪掉家居裤,露出再无寸缕的性感下体.踩着好像舞蹈一样的飘逸步幅,来到又俩人身边。

  瞬间,一男二女之间的原始欲望之火燃烧的愈加炽烈。淫乱盛宴之大幕缓缓地在这接近七百平米的别墅内拉开…………(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