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极速前进特别版淫欲之旅】(TheAmazingRace)(第一站下)作者:怪物大叔

              第一站(下)

  「腿擡高一點,腰挺直。」

  當賈紅和王莉莉換好衣服到達廣場的時候,就看到一名穿著紅色緊身健身服的男子一手扶著覃玉華的腰,一手托著她的大腿根部。

  「對,這個動作腿要定在這裏兩秒,腰直一點,胸要挺出來。」(紅色健身
               服導師)

  那名紅色健身服的導師放在覃玉華大腿根部的手又向裏面滑了一點,差幾厘米就碰到她的陰部。

  而另外一只手從腰部往上滑,放在覃玉華的胸部上。

  這種侵犯,從那兩姐弟選好導師開始就沒有停止過,不單是覃玉華,連覃玉飛的小雞吧隔著奧特曼緊身衣也不知被那導師摸幾次了,一開始他們還抗議,但照例的抗議無效後,就只能默默地認命。

  跟著快節奏的音樂學習各種大幅度和恥度極高的舞蹈動作後,他們也嘗試過一次連貫的表演,可惜的是導師覺得他們跳得不夠好,讓他們繼續練習。

  賈紅和王莉莉的出現,讓覃玉飛眼前一亮。

  和覃玉華一樣的款式,區別在於她們的水手圍巾一個是紅色的,一個是粉紅色的。

  特別是她們胸前那兩對大奶子,把水手服繃得緊緊的,四顆褐色的奶頭隨著走動晃來晃去。

  「我們選哪個導師好呢?」(王莉莉)

  「那個黃色衣服那個吧,帥一點. 」(賈紅)

  「好啊。」(王莉莉)

  王莉莉她們選好導師就走到另外一邊開始學習。

  「你睇咩睇,專心D練習啦,系度丟架仲丟唔夠啊!」(覃玉華)

  看著那個黃色健身服的導師的手開始在兩女身上不停的遊走,覃玉飛的目光再也移不開了。

  「哈,妒忌呢,你睇下個兩條女個對車頭燈,咁閪大,你睇下你,飛機場上面得兩粒大石仔。(哈,嫉妒吧,你看那兩個女孩的胸,這麼大,你看下你,飛機場上面的兩顆大石仔。)」(覃玉飛)

  「哼!死鹹濕佬!我宜家身材好差咩?(哼,死色鬼,我現在身材很差嗎?」(覃玉華)

  「對於人地,除左你條腿還可以之外,系幾差咁咯。(相對人家,除了你條腿還可以以外,確實是挺差)」(覃玉飛)

  「去死啦你!(去死吧你!)」(覃玉華)

  …………………………………………………………………………………………………

  「哈哈哈,夫人,您的皮膚可真好,您先生真有福氣。」(洪波)

  「你好壞,管理員先生……啊……不要摸這裏,好癢……」(陳慧蓮)
  「夫人,您的身體好敏感,這樣怎麼樣……」(洪波)

  「啊……管理員先生你欺負我……啊啊……不要舔那裏……好癢……啊……」(陳慧蓮)

  「嘶溜嘶溜……夫人,您的蜜汁真甜,嘶溜嘶溜……好多……」(洪波)
  「啊……啊……我受不了了……給我……啊……給我……」(陳慧蓮)
  「夫人,嘶溜……您要我給什麼您……請您說明白一點. 」(洪波)
  「你太……啊……太壞了……我要管理員先生的……的大雞巴,給我大雞巴……啊……」(陳慧蓮)

  「哈哈哈,要我的大雞巴做什麼?」(洪波)

  「嗯……啊……要管理員先生的大雞巴……大雞巴啊……放在我的小穴裏…
  …啊……受不了了……快點……放進來……「(陳慧蓮)

  「如您所願,我的夫人。」(洪波)

  「啊……好大……進來了……啊……都塞滿了……啊……」(陳慧蓮)
  「想不到夫人您的小穴可真緊啊,夾得我的雞巴好舒服……」(洪波)
  「啊……啊……嗯……好大……好大……啊……」(陳慧蓮)「呼……呼……

  夫人……啊……是我的雞巴大還是您先生的雞巴大?「(洪波)

  「啊……啊……當然是管理員先生的大,管理員先生……啊……幹得我好爽…

  …「(陳慧蓮)

  「哈……哈……後面還有更爽的呢……」(洪波)

  夫妻倆在錄音室裏面賣力的為一部名為《人妻失格》的動畫片配音。

  一開始,他們只是抱著好玩的心情來配音,經過幾次失敗後,慢慢的認真起來。

  不知不覺間他們都代入了動畫片的角色,身體都有強烈的反應,這是他們結婚以來好久都沒有對彼此有過這麼強烈的感覺了。

  而同為配音任務的另外3個隊伍也有著不同的感覺……

  「哥……哥……屁眼越來越舒服了,啊……哥……」(李成)

  「次郎……每次插你屁眼都感覺特別爽,啊……我要射了……」(李根)
  「啊……哥……來把射進來,我喜歡被哥你的精液註滿肛門的感覺……啊…
  …「(李成)

  「射了……啊……」(李根)

  「啊……啊……好燙……哥的精液好燙……」(李成)

  動畫停止,兄弟二人都松了口氣。

  「我操,太惡心了!」(李成)

  「導演,可以了沒有?」(李根)

  「不行,配弟弟的那個缺乏感情,不行!」(導演)

  「我操你媽!你要什麼感情!這樣也算沒有感情?」(李成)

  「這個你們自己體會!你們必須要重來。」(導演)

  「我自己體會個屁啊!我又沒有被人爆過菊,還是內射,你們小日本怎麼盡出這種惡心玩意!操操操!」(李成)

  …………………………………………………………………………………………………

  「教練,是這樣嗎?」(王莉莉)

  「對,就是這樣。」(黃色健身衣導師)

  「這只手是放在這裏嗎?」(王莉莉)

  王莉莉整個人靠在黃色健身衣導師的身上,手指搭在導師的褲襠輕輕畫著圈。
  「還有我呢教練,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挺不直腰,你看看是什麼問題,是不是負擔太重了,你幫我托一托糾正一下唄. 」(賈紅)

  賈紅也走到黃色健身衣導師身邊,抓住導師的手往她奶子的底端放,還不停往上托。

  「嗯……我不管啊,教練,我們這麼努力,你也看到了,等下你一定要給過關哦,好不好嘛。」(王莉莉)

  「好好……」(黃色健身衣導師)

  「呵呵,那說定咯,我們去準備一下開始了。」(賈紅)

  說完,二女就離開了黃色健身衣導師,走到廣場中央。

  「哼,男人就沒有一個不色的!」(王莉莉)

  「就是,當初我們考試就是這樣給點甜頭那個老師,舞蹈科就輕松過關了。」(賈紅)

  「我們必須要贏!無論付出什麼代價!」(王莉莉)

  「不錯!」(賈紅)隨著音樂響起,王莉莉和賈紅開始舞動起來,四周有很多圍觀的群眾,還有拍照攝像的,但二女一點也沒有怯場,不愧是藝校出身的。
  可是練習的時間畢竟很短,所有很多錯漏的地方,但最後還是通過了。
  她們是最後一個到達的,但是第一個完成任務的,她們拿到了信息卡就往目的地跑去。

  「BITCH!真系黑幕啊,明明有好多錯既,都比佢地過. (BITCH!
  真是黑幕啊,明明有很多錯處,這樣都讓她們通過. )「(覃玉華)
  「屌,你唔睇下人地幾姣,主動送波送閪,你都得噶。(操,你不看看人家多騷,主動送奶送逼,你也可以啊」(覃玉飛)

  「我先無佢地咁賤啊,快D啦,跳好D啊。(我才沒她們那麼賤呢,快點啦,跳好一點啊。)」(覃玉華)

  「你老母你顧掂你自己先啦,次次都系你出錯咋!(你他媽的管好你自己再說,每次都是你出錯的!)」(覃玉飛)

  …………………………………………………………………………………………………

  另一邊,譚玉芳母子和黃毅剛父女也是面紅耳赤的,那赤裸裸的對白,嬌羞的呻吟聲響徹整個錄音室。

  「媽媽想不到你是那麼淫蕩的女人!」(宋廣仁)

  「兒子,我……我不是故意背叛你父親的,是田中先生……」(譚玉芳)
  「別再推卸責任!你不主動勾引,作為父親下屬的田中他敢嗎?」(宋廣仁)
  「我……」(譚玉芳)

  「既然你這麼喜歡男人的雞巴,那就來好好嘗嘗兒子的大雞巴吧!」(宋廣
                仁)

  「不要,我……我們是母子……我們不能……嗚……唔……」(譚玉芳)
  「廢什麼話,喔……媽媽你淫賤的小嘴太舒服了,深一點!」(宋廣仁)
  「唔……嗚……呃……呃……」(譚玉芳)

  看著屏幕上面播放著的動畫,譚玉芳有種很奇妙的感覺,守寡多年,譚玉芳從來沒有和別的男人放生過關系,性欲高漲的時候,只靠手指自慰度過.

  但讓她真正詫異的是,兒子宋廣仁一改往日的沈靜,配音的時候十分認真投入,往往出錯的都是譚玉芳她自己。

  譚玉芳從來沒有見過宋廣仁這個狀態,她既高興又擔心,高興的是兒子的難得對一件事這麼投入。

  只是,這種情節……她有些擔心。

  『難道……廣仁喜歡這個?對我……不對!廣仁只是對配音工作有興趣而已。』
  譚玉芳心裏在胡思亂想,到了她的對白都沒有發現.

  「媽……你……」(宋廣仁)

  「啊?哦,對不起,媽媽剛才走神了,對不起,我們……從新來吧。」(
               譚玉芳)

  「嗯……」(宋廣仁)

  隔壁錄音室。

  「愛莉,你不後悔嗎?。」(黃毅剛)

  「嗯,不後悔!爸爸這麼多年來這麼呵護我,照顧我。為了我單身這麼多年,我……我知道爸爸你是需要的……」(黃雪欣)

  「哦?愛莉是怎麼知道的?」(黃毅剛)

  「我……我有次看見爸爸在廁所裏拿著人家的小褲褲放在鼻子那裏聞,還…
  …還……「(黃雪欣)

  「還怎麼樣?」(黃毅剛)

  「還……還用舌頭舔……爸爸你太壞了……」(黃雪欣)

  「啊?愛莉看見了?那個……什麼什麼,哎又讀錯咗,對唔住……(啊?愛莉看見了?那個……什麼什麼,哎又讀錯了,對不起……)」(黃毅剛)

  「無關系,讀錯咪重新來過咯。不過,爹哋,點解你幾次都系依個位置讀錯既?你系唔系有咩唔明白,我解釋比你聽。(沒關係,讀錯了就重新來過吧。不過,爸爸。為什麼你好幾次都是在這個位置上面讀錯的?」(黃雪欣)

  「啊?無……無……我掛心一D嘢開咗小差,無嘢既……(啊?沒……沒……

  我在想一些事情開了小差,沒什麼的……「(黃毅剛)

  黃毅剛不敢看坐在身邊的女兒,每次配音到這個位置的時候,他就想起了某些事情,莫名的感到心虛。

  「仲系度掛心生意上面既事啊?唔好擔心啦,我地努力玩好依個遊戲,就算拿唔到冠軍,頂多幾站,都有成百萬,可以周轉一陣噶啦,到時賣埋我間健身房,就差唔多啦。(還在掛念生意上面的事情?,不要擔心啦,我們努力玩好這個遊戲,就算拿不到冠軍,熬多幾站,也有出不多一百萬了,可以周轉一陣子,到時我把我的健身房也賣了,那就差不多了。)」(黃雪欣)

  「我知你乖,但健身房系你既心血,點都唔可以賣. (我知道你懂事,但健身房是你的心血,怎麼可以以賣. )」(黃毅剛)

  「無所謂啦,健身房再緊要,都唔夠爹哋你緊要,我既一切都系爹哋你比我既,我為左你做咩都無所謂噶。(無所謂啊,健身房再重要,也比不上爸爸你重要,我的一切都是爸爸你給我的,我為了你我做什麼都無所謂的。)」(黃雪欣)
  「唉……都系爹哋無用……(唉……都是爸爸沒有……」(黃毅剛)

  「唔怪得你,我知道你已經好努力噶啦,要怪就怪宜家市道唔好啦。好啦,唔好再垂頭喪氣啦,我地要加快D速度,唔系就會落後好多噶啦!(不能怪你,我知道你已經很努力了,要怪就怪現在市道不好吧。好啦,不要再垂頭喪氣了,我們要加快點速度,不然就落後很多了。)」(黃雪欣)

  「好!我地繼續. (好,我們繼續. )」(黃毅剛)

  …………………………………………………………………………………………………

  「呼呼,老公,下站目的在哪裏?」(陳慧蓮)

  「不知道,我們問一下路,還好信息卡上有那個地點的日本名字。」(洪波)
  夫妻兩人完成了配音任務後,拿到信息後就往目的地出發.

  經過一番詢問,終於找到信息卡上面指定的目的地:東京的某個天橋底。
  日本的天橋底跟中國的天橋底有很大的差別,中國的天橋底不是臟亂差就是被占用堆滿東西。

  而日本的天橋底雖然沒有大街那麼幹凈,但還算整潔,天橋底一個個流浪漢棲息點擺放得很整齊,地面也沒有什麼垃圾。

  「老公,她們在幹什麼?」(陳慧蓮)

  陳慧蓮指著前面,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陳慧蓮看到跟他們一起比賽的兩個女孩子拿著充滿泡沫的海綿,賣力了擦拭著一個脫光衣服男人的身體,看那個男子的樣子,估計是流浪漢.

  「先別管她們,我們去拿任務卡看看什麼任務。」(洪波)

  洪波拉著陳慧蓮跑到任務卡箱子拿出任務卡。

  「路障任務,挑選一名流浪漢為他洗澡,必須要從頭到腳完全洗幹凈,整潔度由工作人員評判,工作人員滿意即為過關,如果工作人員沒有達到工作人員的要求,就必須重新挑選一名流浪漢重新開始。註意,此任務必須兩人同時參與. 」(洪波)

  「怎麼任務都那麼古怪啊,這這流浪漢這麼臭,還要我……」(陳慧蓮)
  夫妻倆跟工作人員抗爭了一番無果後,看著閨蜜二人組拼命的沖擦著流浪漢的身體,衣服弄濕了一大片都沒有在意。

  洪波覺得他們再這樣耽誤下去就要落後很多了,後面還有人再追趕呢。
  「算了,老婆,忍忍吧,我洗前面,你洗後面,快點,拿工具。」(洪波)
  「老公,這……」(陳慧蓮)

  「別說了,快點,後面的人要來了。」(洪波)

  「好吧……真討厭!」(陳慧蓮)

  夫妻二人挑選了一個看上去勉強還算順眼的流浪漢,那些清洗工具就往水龍頭方向走。

  「呃,好臭啊,老公。」(陳慧蓮)

  流浪漢把衣服一脫,身上的惡臭再也沒有阻擋的散發出來。

  「咳咳,別用鼻子呼吸,忍忍就好了,操,哥們這是有多久沒洗澡了。」(
                洪波)

  忍受著惡臭,夫妻倆開始為流浪漢清洗身體.

  「紅紅,那對夫妻來了。」(王莉莉)

  「嗯,我們要加快一點才行,我要拿第一!」(賈紅)

  「必須的!不過話說,嘻嘻,紅紅你好會跟男人洗澡哦。」(王莉莉)
  「凈瞎說,快點吧,真惡心,這乞丐是有多久沒洗澡了,身上的泥都搓下來幾層了,特別這裏,嘖嘖,真惡心!」(賈紅)

  賈紅一邊說一邊用海綿往流浪漢胯下的蛋蛋那裏,使勁的搓。

  可能是是太用力,流浪漢感覺疼痛,一個勁的往後縮.

  「別亂動,亂動怎麼洗幹凈!」(賈紅)

  「衣帶!」(流浪漢)

  「疼是吧?好好好,我輕點,莉莉啊,後面那裏也要洗幹凈啊!」(賈紅)
  「知道了,你彎下腰,翹起屁股來。紅紅,你覺不覺得這個節目的任務很怪,怎麼老是這些東西?」(王莉莉)

  「可能是要搏收視吧,這種節目才有話題,就算到時有什麼問題或者停播也不關我們的事,我們能成為話題就好,有話題才能火,而且這節目獎金不錯呢。」(賈紅)

  「嗯嗯!對啊,我之前還在想,這個節目很正經的話我該怎麼弄出走光才不會讓人說是故意的,現在好了,之前那個跳舞的衣服那麼暴露,還不讓我們穿奶罩,省我們不少事呢,就算不故意也走光了。你看,脫掉外套就穿這普通衣服我的奶頭都突出來了。」(王莉莉)

  「好了好了,別說了,又有人來了。」(賈紅)

  ……………………………………………………………………………………………

  「廣仁,快點,是這裏了,我們反超上來了。」(譚玉芳)

  「……」(宋廣仁)

  「他們在做什麼?洗澡?」(譚玉芳)

  「呼哈,呼,累死我了,咦?你們怎麼那麼快,之前明明在我們後面的,怎麼突然就竄上來了?」(李成)

  正在譚玉芳母子看著先到的兩組人的行為正在疑惑之際,李根李成兩人也追上來了。

  「我們上個任務追上來的。」(譚玉芳)

  譚玉芳覺得李成問的問題太失禮了,但是良好的涵養還是回答了李成。
  「哦哦,你們是配音還是跳舞啊,那配音任務太他媽惡心了……」(李成)
  李成還在喋喋不休的,譚玉芳越聽越不耐煩,就拉著兒子不管他走去任務箱。
  「誒,這娘們怎麼這麼沒禮貌。」(李成)

  「好了,人家都不願意搭理我們,我們也過去吧」(李根)

  「噢。」(李成)

  「真的是洗澡?」(譚玉芳)

  譚玉芳看完任務卡後就完全傻了。

  「這節目怎麼老是這種任務?太過分……」(譚玉芳)

  正準備去投訴的譚玉芳看到周圍的黑衣大漢就知道自己投訴是沒用的。
  「還好,我剛剛……希望能拜托這幫惡魔……」譚玉芳偷偷的在心裏想。
  「媽了個蛋蛋的,要幫這些老爺們洗澡啊,怎麼這節目的遊戲越來越別扭,操!」(李成)

  「算了,快點挑一個吧。」(李根)

  「誒,這個怎麼樣,餵餵,哥們,來,哥倆帶你去洗澡。」(李成)

  老鄉二人組說做就做,拉起最近的一個流浪漢就往水龍頭走去。

  「廣仁,那麼我們也去吧,這個不去不行了,忍忍吧,馬上就好了,媽媽已經想辦法了。」(譚玉芳)

  宋廣仁沒有說話,看著譚玉芳點了點頭.

  「哎喲餵,哥們,你身上的味真沖,多久沒洗澡了。」(李成)

  「這裏有沐浴露,使勁搓!」(李根)

  「好嘞,喲,哥們,你拉屎有沒有擦的,那裏怎麼那麼厚啊,你們小日本的廁所不是都有自動洗屁股的麼,哎喲餵,真他媽臭!」(李成)

  老鄉二人組洗得起勁,譚玉芳母子也選好流浪漢了。

  「廣仁,用這個大力的搓他的背吧,後面好多泥,媽媽不夠力,好嗎?」(
               譚玉芳)

  「嗯。」(宋廣仁)

  忍著惡臭把流浪漢的衣服脫掉,吩咐好兒子的任務,譚玉芳蹲在流浪漢面前,對於脫一個陌生男人的褲子有點糾結.

  以前宋廣仁還小的時候,她幫過兒子洗澡,但也是很久的事情了。

  著其他人都把流浪漢脫得精光賣力的清洗。

  特別那兩個小姑娘,看著她們好像沒多少尷尬的樣子,兒子宋廣仁也站在流浪漢的後面看著自己。

  譚玉芳就毅然把流浪漢的褲子往下拉。

  褲子拉下後,一條黑乎乎,軟綿綿的雞巴出現在譚玉芳的面前。

  「廣仁,你走開點,媽媽用水先沖洗一下他的身體,然後你就打上沐浴露用海綿搓他後背。」(譚玉芳)

  「嗯。」(宋廣仁)譚玉芳打開水龍頭,拿著鏈接水龍頭的管子,用水沖刷著流浪漢的身體.

  流浪漢一開始打個哆嗦,然後就任由水柱沖刷自己的身體.

  「好了,廣仁,打沐浴露,開始吧。」(譚玉芳)

  譚玉芳從頭開始先清洗流浪漢,而宋廣仁則在流浪漢背後用了的擦起來。
  接著,下一組人又到了這個關卡。

  …………………………………………………………………………………………………

  「爹哋,到啦,就系依度。(爸爸,到了,就是這裡. )」(黃雪欣)
  「嗯,去拿任務卡。」(黃毅剛)

  「幫流浪漢沖涼…(幫流浪漢洗澡)」(黃雪欣)

  「你有無問題?(你有沒有問題?)」(黃毅剛)

  「無,走,揀個好樣D既。(沒有,走,選一個樣子好點的。)」(黃雪欣)
  「好,咁啦,你洗背就得啦,其他交比我,你一個女子唔多方便(好,這樣,你就只洗後背就行了,其他的交給我,你一個女孩子不太方便。)」(黃毅剛)
  「嗯,爹哋,你得啊嘛?(好的,爸爸,你行吧?)」(黃雪欣)

  「放心啦,你細個都系我幫你沖涼噶啦……呃…(放心吧,你小的時候也是我幫你洗澡的……呃……」(黃毅剛)

  話剛說出來黃毅剛就後悔了,怎麼說女兒都這麼大了,說這些是有點尷尬。
  「爹哋你好衰噶,快D啦,我哋落後好多啦,依家我哋排第五,你睇,個兩個女子都洗完啦。(爸爸你好壞的,快點,我們落後很多了,現在我們排第五,你看,那兩個女孩子都洗完了。)」(黃雪欣)

  黃雪欣指著前面,賈紅王莉莉兩個已經把她們的流浪漢洗幹凈,拉著赤條條的流浪漢走到工作人員那裏接受檢查。

  工作人員檢查過後,點了點頭,交了一個信息卡給她們。

  「步行前往XXX中繼站……」(賈紅)

  「哇喔,快快快,我們第一了。」(王莉莉)

  「對,走了。」(賈紅)

  聽見閨蜜二人組的歡呼,在場的人都看向她們。

  「我們先走了,大家也要努力哦,拜拜。」(王莉莉)

  王莉莉向在場的所有人打了個招呼就跟賈紅往中繼站跑去。

  「切,嘚瑟,臭婊子!」(李成)

  「好了,快點吧,那對夫妻也快洗好了,我們要加速了。」(李根)

  …………………………………………………………………………………………………

  「到啦到啦,快D啦,我哋包尾啦。(到了到了,快點,我們最後了。)」
               (覃玉飛)

  「知道啦,無辦法啦,你睇唔到我跑到索曬氣啦。(知道啦,沒辦法啊,你看不到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了)」(覃玉華)

  「屌,身體咁差平時就做下運動啦,過來拿任務卡。(操,身體這麼差平時就多做運動啦,過來拿任務卡。)」(覃玉飛)

  盡管已經落後了,覃玉飛還是比平時少罵了他姐姐,因為剛剛他看到覃玉華已經犧牲很大,忍著淚水任由那導師在身上摸了個遍,就算最終落後,他也不忍
              心再去責怪她

  。

  「幫D死乞丐沖涼,我真屌佢老母咯我!(幫那些死乞丐洗澡,我真操他媽啊!)」(覃玉飛)

  覃玉飛看到任務卡上面的任務後火冒三丈,但看到在場不少黑衣大漢在虎視眈眈,就把火壓了下來。

  「屌你老母,你班死撲街,我忍,睇你地點死!」

  覃玉飛在心裏狠狠的想到。

  「咁點啊?(那怎麼辦?)」(覃玉華)

  「點啊?沖咯,唔系你想比人捉你去輪大米啊!(怎麼辦?洗吧,難道你想被人拉去輪姦啊!)」(覃玉飛)

  「咁…咁…(那……那……)」(覃玉華)

  「咁個閪咩,快揀一個啦,死都要忍埋佢噶啦,反正已經求救咗啦,到時告到佢撲街冚家產!(那個屁啊,快點選一個,怎麼樣都要忍過去的,反正已經求救了,到時告他們全家!)」(覃玉飛)

  「咁好啦!(那好吧!)」(覃玉華)

  「啊…………。」

  一聲驚呼把在場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就連已經清洗完畢正在交任務的洪波陳慧蓮夫妻也停了下來循聲望去。

  「哇操,那娘們被射了一臉!」(李成)

  那聲驚呼是從譚玉芳嘴裏發出的,只見她整個人坐在地上,臉上滿滿是乳白色的液體.

  原來譚玉芳在幫流浪漢清洗下體的時候,流浪漢太興奮,忍不住就射精了,譚玉芳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濃郁的精液射一臉。

  「呃……。」(譚玉芳)

  譚玉芳馬上拿起水管,用水不停沖洗自己的臉,還用沐浴露洗了一遍又一遍,可是她還是覺得有一股濃烈的腥臭在那裏久久不散。

  流浪漢喃喃的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笑呵呵的看著沖洗中的譚玉芳。

  而宋廣仁緊緊的握著拳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哇哇,哥們,你不會也要噴吧,你試試射我身上,我他媽的保證打到你媽都不認得你!」(李成)

  老鄉二人組的流浪漢聽不懂李成在說什麼,只是很羨慕的看著譚玉芳母子目標的流浪漢,他在想如果自己也能射這麼一個成熟女人一臉該多爽啊。

  「老公,還好我們那個沒這麼變態,要是換我被這樣,我死了算了。」(陳
                慧蓮)

  「好了,別管人家,我們過關了,走。」(洪波)

  洪波拉著妻子就往中繼站走,不過走的時候還回頭看著正在洗臉的譚玉芳,他心裏想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經過譚玉芳的小插曲,比賽還在繼續.

  最終的到達中繼站的排名是閨蜜組第一,夫妻組第二,老鄉組第三,父女組第四,而姐弟組最後發力趕了上來排名第五,母子組因為譚玉芳被射一臉精液的關系產生了陰影,最後兒子宋廣仁好像是明白了母親的難處,主動接替母親的位置,把流浪漢清洗幹凈。

  「恭喜大家完成今天的賽程,那麼大家請上車跟著我們前去就餐,然後我們再安排你們住宿,明天我們就前往下一站,沖繩. 」(真田浩二)

  接著,真田浩二就帶著參賽者們達到了一家檔次不錯日式餐廳的包間,進了包間,累了一天的參賽者們都餓了紛紛開始用餐。

  「請譚玉芳宋廣仁和覃玉華和覃玉飛你們四人過來一下,我們有些問題和你們說一下。」(真田浩二)

  在用餐完畢後,大家都在聊天等待工作人員安排住宿的時候,真田浩二出現了。

  「什麼事?」(覃玉飛)

  「請你們來一下。」(真田浩二)

  「切,神神秘秘的。」(覃玉華)

  然後四人就跟著真田浩二走到另一個包間.

  「有什麼事就快點說,我們今天好累!」(覃玉飛)

  「呵呵,那我就開門見山了,不知道你們記不記得這是什麼東西?」(真
               田浩二)

  真田浩二從口袋拿出兩樣東西,當譚玉芳四人看清楚是什麼東西的時候,他們臉色馬上就變了。

  這是一張紙條和一塊白色的布條,上面都寫著「Help!Wewerekidnapped!(救命!我們被綁架了)」。

  「怎麼可能,我明明……」(譚玉芳)

  「明明交給了警察和路人了是吧?」(真田浩二)

  「你想怎麼樣!」(覃玉飛)

  「小朋友,你很鎮定,不錯不錯,你這樣的年紀能有這樣的程度真的很不錯。其實我沒想對你們怎麼樣,我只想告訴你們,我們後臺的能量不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下次不要再做這種傻事了,我們只想好好的錄影節目,不想發生什麼讓人遺憾的事情啊,明白麼?」(真田浩二)

  「我們明白了。」(覃玉飛)

  「呵呵,識時務,我再最後警告一次,只此一次下不為例。」(真田浩二)
  說完,真田浩二就離開了包間.

  「咁點算啊,咁都唔得,我哋……(這怎麼辦,這樣都不行,那我們……」
               (覃玉華)

  「我點知啊,見步行步咯,唔系點啊,屌佢地班死撲街咁閪猛料,連警察都系佢地既人。(我怎麼知道,看一步走一步咯,不然怎麼樣,操他們這麼厲害,連警察都是他們的人。」(覃玉飛)

  「一系,一系我哋去下一站再試下?(要不,要不我們去下一站再試一下?)」(覃玉華)

  「屌你個閪你未死過啊,佢地連東京既警察都搞得掂,去到沖繩會搞唔點?等去到第二個國家睇下點先啦。(我操你你想死吧,他們連東京的警察都搞定,沖繩那些會搞不定?等下去第二個國家去看看情況再說吧。)」(覃玉飛)
  「咁我哋特登認輸咯,下個站估計就有淘汰啦。(那我們故意認輸吧,下個站估計有淘汰了。)」(覃玉華)

  「嗯,咁都得,到時睇下點啦,我只怕無咁簡單。(嗯,這也行,到時看下情況再說,我怕沒那麼簡單。)」(覃玉飛)

  姐弟倆在討論,譚玉芳聽不懂粵語,她現在心亂如麻,她已經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好了。

  就在這時,兒子宋廣仁緊緊的握著她的手。

  「媽,別擔心,還有我。」(宋廣仁)

  譚玉芳聽到宋廣仁的話,驚喜的看著兒子,她從兒子堅定的眼神看到死去丈夫的影子,心裏有種莫名的安心。

  「如果……如果……這樣能讓兒子的病好轉的話……那……我犧牲一下又如何呢……。」譚玉芳在心裡默默的想……

  待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